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雀巢小说】秃木匠_a

2020年01月17日 栏目:健康

摘要:人之肉身,是恩欢,亦是罪难,谁不承其负其? 谁又能无念无欲离着风月清白无邪的活一辈子呢? 秃木匠死了。这消息大清早“非典”般恐怖的

摘要:人之肉身,是恩欢,亦是罪难,谁不承其负其? 谁又能无念无欲离着风月清白无邪的活一辈子呢? 秃木匠死了。

这消息大清早“非典”般恐怖的传开且弥漫在村中,巴掌大个村子人言鼎沸神厥色惊立时炸开了锅。有人说秃木匠定是不幸染上了“非典”,他个矮,身瘦,又秃顶,抵抗力肯定不行。有人说秃木匠准是叫他才死了不久的娘带去了,谁叫他惧内不孝,常年里也不往老人屋里照探。也有人说秃木匠约是为给儿子盖新房累垮的,眼见着红砖朱瓦的院子齐楚起来,他的福倒尽了。还有人说秃木匠概是被他的老婆下了啥药,或者又听着见着了什么不堪的,一时里想不通心衰气绝了......总之关于他的死因,可谓是众说纷纭雷来雨急。

“夜儿黑夜吃饭的时候还咋也不咋,一个人还抿咋了几盅烧酒,睡的时候也咋也不咋,甚话也没说。天一擦亮,我就进北房叫他,不应。一扳,早就成硬棍了。” 秃木匠的老婆哭的眼肿脸肿一把鼻涕一把泪,见个人便吹唾海说一气,接着便把她每逢别家丧葬事就借哭的早逝的爹,改嫁的娘,车祸上走的哥哥,人命案伏法的弟弟,及自己其它可怜种种苦命种种轮流哭诉一遍。人们素日纵有些不屑或不满,此时也都不作计较了,都知她心上不好活,就趁机劝慰几句打住。

秃木匠倒干净利索,没留下一言半语来了个悄无声息措手不及而去,恰又因“非典”正闹的凶,村镇间相互都隔离不能走动了,遂家人慌忙置办了些许下葬的行头,不见个送行的孝队吹鼓队,也不见个悲嚎恸哭声,三日头上就草草埋在后沙弯了。人每路来路过,忽觉他家那一处摆开几十米的新大红砖院落格外冷森,见那房前大片林子里的树木都病怏怏的,一副萎靡不振苦丧脸样儿,鸟也不听着叫,真是难过。

秃木匠在村镇上顶算得是个能人儿,鲜少有人不知的。自小家里穷娃娃多,单数他是个眉清目秀又脑子灵力的,遂父母就不惜花钱拜师叫他学了木匠的手艺,后又张罗给娶了全村镇“贵”的媳妇。据闻秃木匠老婆是近县城地界的女子,相亲时压根就没看上矮个子的秃木匠,然耐不过其母贪财好物,遂就勉强与了这门亲。不料洞房那夜千钧之刻,秃木匠的老婆居然身着大红裤衩子夺门而逃了,漆黑深夜一路向西头也不回,所幸叫村西头的秦家老婆儿解手时遇到,温言软语一顿安慰央告方留宿在她家。一细问,才说是害怕秃木匠胯下那混物。小媳妇抖抖嗖嗖满脸通红的羞臊样儿,叫秦家老俩口又可怜又可笑,尽不知一夜里给她念了什么咒施了什么法,二日天一蒙亮,顺跌溜儿地叫秃木匠又领了回去。此事成为村里的经典“小说”,几十年来被人们的口舌唾沫“翻了又翻”“翻了又翻”,也不厌。

婚后不久,日子靠着秃木匠出色的手艺活儿渐渐有声有色起来,也养儿也育女也喜禄如常的。再后来秃木匠大胆承包了村里的面粉加工厂,三二年间便富裕阔绰起来,他家成为村里个住上半砖半胚洋灰房的,成为村里个开上农用四轮拖拉机的,成为村里个买得起十四寸彩色电视机的,至于吃穿用度的就更不必说了,更有他的老婆,是同龄班辈间个在白乳乳的指间戴上大大耀眼耀眼金镏子的女人。为此,村里老少羡慕多,佩服也多,嫉妒的更多。

“这么个小个子人,真有两下子!”这是常人常说的赞美话。

秃木匠还对电路,电器,机械之类原理无师自通,谁家有个什么轴了坏了,叫他一声拨弄拨弄就好了,村里电闸上叫“羊蹄子”的跌落保险若掉了,暗夜下漆黑里,全村人仰着脖子单等他来药到病除。于此,他在村中的人缘名声慢慢积累渐而鹤起。当然,比秃木匠更声名炙热香饽饽似的是他的老婆,因其掌握着秃木匠到底是要帮张三修灯,还是要帮赵四上梁的生杀大权。她是那个家的CEO。

如今,这才不过五十八九的人一下就没了,莫说他的老婆这厢,村人心里亦无有不觉其可惜可怜的。比之更觉可惜可怜处是,就这么个无所不能的人儿,事儿事儿都行唯独在那个事儿上却不行。有人说是他做木匠活久了叫那胶水给毒的,可见就埋头顾着捞钱也不是什么好事;也有人说是她那老婆盛极,他旺绰的精力日里夜间不停不歇终被榨干耗尽了,不然婚前茂密的浓发,婚后几年间怎就渐次脱落即尽;也有人说,几十年里夫妻俩睡觉,都一个头朝炕沿一个头朝炕底;甚至更有人,连秃木匠老婆身体某处植被荒芜寸草不生都知道,可见是有些杜撰了。

不过早些年确有些风来风去的传闻,说秃木匠老婆跟他一个本家的堂弟眉来眼去不清不楚,后来又传出勾搭上了一个住村的下乡干部,还给他家免除了好些农税水税,再后又听说与秃木匠一个做电工的好朋友来往不疏。总之关于秃木匠及秃木匠老婆的传闻,风一阵雨一阵如春信夜来桃开不败,更似菜缸里捞起的腌菜疙瘩,三餐里就着人们的生活。 有人说这些事秃木匠是知道的,不过底力不足不言不究而已;也有人说这些事秃木匠根本是不知觉,闷葫芦里度日罢了。好在蜚语如楚歌四唱,却总也不见这两口子有什么口舌对骂,执叉舞棍,刀兵相见,寻死觅活的事发生,只似相安无事,日子过的很安稳,悄悄蔫蔫的。

有年冬天,大雪封门冷风袭窗,近腊月里,村里忽而传出秃木匠两口子闹离婚的事。

传说秃木匠老婆与村里一个腰圆膀宽丧妇已久叫“老蒯”的男人好上了,还好的死去活来的,若说那女人之前在某些传闻的事上还有些顾忌与遮掩,这次尽不作任何幌子光明正大住在了老蒯家里,并扬言说自己活了大半辈子了,还从未领略过如此的温存与这般的快慰,还经常不避耳目与老蒯卿卿我我出双入对,且信誓要与老蒯领证儿要白头到老要比翼双飞。不想,这风声如夜潮暗起还未及天明退去,忽一日,秃木匠领着儿子半夜里循迹摸去,窗外听的仔细准确了,一脚踹开房门,将二人赤身裸体捉在炕上。那秃木匠纵是木匠出身,成日间舞弄着板子锯子斧子,不想关健时刻却是个没气性的炮仗,脸憋个通红直是嘟囔骂咧着,不小防其儿子哪里找来把菜刀挥舞着要杀人,就在眉燃目怒手起刀落的瞬间,秃木匠拼死跪拽住其腿,一把钢刀哐当砍在了炕沿上,裂开尺数的口子。这一闹把整村子的人全惊动了起来,抱的抱拉的拉劝的劝,才算免了一场叫人后怕的刀光血影。秃木匠的老婆也或胆怯了,终了溜溜跟着那父子回去了。老蒯也担心那小子再来寻仇滋事,不久辗转外地做了另外一寡妇的上门婿。

事后有人说起,说那日夜里刀落,人去房空后,老蒯抱头哭的像个失心疯,那人一边安慰,一边转头憋见柜子上摆放着两人的婚纱合照,昏黄灯影里,那幸福恩爱至极的样子,一副不管不顾的无耻状。

“想不到老蒯一个老实人,老么查查的了,也能干出这挨千刀的事了。”说这话时,那人眼目里流淌着不知是纳闷,还是同情,也或羡慕的神情,一闪,一闪。

闪烁间,又是三年五月风平浪静的岁月。

“眼下秃木匠这一死呀,把他老婆可放活了,这下可噻开来折腾哇……” 村里的人暗暗里这么说着,暗暗里喘着口粗气,把那个“哇”字拉的老长老长意味深重。

秃木匠死后,因守孝之事不能婚娶,订了亲的儿子就暂独住在新房内,秃木匠老婆一个人住旧屋路面开窗的南房里。也不过小半年的光景,果然又有流言如沙尘四起,说那女人跟一个小她十多岁的小辈儿胡搅在了一起,有人见了那人黑夜间隔三差五翻窗出入,还常借着酒话说些个与她的床笫糗事,听的人都觉浑身鸡皮不堪入耳。也不知是真是假,总之诸如此类者层出而不穷,人们似习以为常,说时听听笑笑,听笑过也就丢开了,自己且忙活着自己的生活。

后不知何原由,那人携妻带子外出打工,再也没了踪息。

再后来,得亲友相助与帮撑,秃木匠的儿子顺利办了婚宴。外嫁的闺女也生了娃。秃木匠的老婆一年里升级做了婆婆做了姥姥辈。那年冬里,她原本打扮的袅袅的去伺候闺女的月子了,不想几日后因与酒后的女婿口角,尽被愣头女婿当众甩了大嘴巴,一气之下返回,从此与女婿家断绝了往来。

再再往后,本想消停住在旧院里过活,不想儿媳尽是个极厉害狠毒角色,加之年轻一代好懒怠动日子水准与先前分明天壤,起初还能抬头低头和气相处,日久却渐渐露出贪厉色,也夹带威逼利诱其儿子,一二年里单因些吃穿用度尽闹腾的鸡飞狗跳,素常对她是一味的冷眼不说,动辄就横在路间出脏口抖落她的那些不堪往事。又不久,找了个什么由头,尽被赶出了那套在新房院间的旧屋了。

不知谁拉线牵媒,就嫁给了镇上一个粮库退休领着些小钱的老头儿,也未办什么证件也没请个酒席,只算是搁拌度日有个着落罢。据闻那老头亦是个十足的缺礼好色之徒,曾结罗三四个男人,夜间在单位门卫处消受一女子被领导逮个正着。此事一度曾传为镇上的年度“美谈”,轰轰烈烈了好一阵儿。

“这下老虎遇上豺狼了,看究竟谁更厉害哇!” 村里有人还在暗里嘲讽调侃着。

人多说秃木匠性善且好为人,我却觉他寡言冷漠。记得尚小时候,有次雪天路滑不小心大仰面蹲跌在了村口废井边的冰滩上,自己再想起来却难了,起来滑到起来滑到反复多次,索性就无助的坐在冰滩上哭起来,泪眼里瞥见几步之外的秃木匠,背抄着手站在自家的院门口,脸冷飕飕的,东张西望着直看天,至终也未动丝毫的慈悲或恻隐。那事后心里就一直觉着很怵他。因与他的闺女是小伙伴,遂常去玩儿亦常见他头朝下睡在炕上,两眼忧郁不苟言笑,手里袅袅一根烟抽的云山雾罩,夹杂其烈烈的臭脚丫子味儿,直顶的人喘不上气息。若礼问他,也不看你也不多言,只回句“嗯”,就再无下文了。

相比秃木匠的寡淡,他的老婆倒是个热情多语的,常招呼吃招呼喝的,还总叫我与她闺女夜里做伴儿看家。她是个肥女人,大臀 的,中不溜的个头,长的实在不咋地好看,或因秃木匠有能耐能挣钱,遂穿戴上自然比旁人要好,自然就觉俏娋些,再或,因其只在加工厂里操作机器,也不下地干活不用风吹日晒雨淋,面庞就白些,身形也软媚些。她做饭很香,大油大肉的,然吃相却不雅,饭粒入嘴总见唇齿吧嗒唾液横飞声震十里,一副馋死人不要命的样儿。人还很懒,家里厨灶从不细扫总见蚊蝇扑面。她的闺女就曾悄悄抱怨着和我说过,说她妈例假用过的裤衩子不洗,总塞在床拐角,叫她洗。如果非要说秃木匠老婆哪些地儿能揽人的话,怕概要数那双凹陷在眶窝子里的眼了,悠悠荡荡的,水潭似的,向底里泻着,添也添不满的饥渴状儿。

有一年年节里,她见我还是旧衣烂衫的,便一脸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样儿,叉着腰身数落着我们家怎么穷相,怎么抠搜,说平常连个蔬菜也不舍得吃就算了,这年下也不舍得给娃娃换点衣裳,还说,谁们家的女娃娃不爱个穿呀戴呀的。话说完后,她果真就花了十一块钱上镇上扯了米弹力布,做了条与她闺女一样的黑色蹬带儿裤给我穿。

“你妈抠搜不管,婶子管你!”

语落之际,眉眶下那潭深水漾起满满一钵母性温情,叫人暖叫人感动叫人心里无端湿润。那裤子我穿了很久,那话我也记了很久,那深深眼窝子里的眼神更是至今不忘。

父母搬家离开小村那年夏天,我在镇子的集市上远远见过一回“后走”之后的她。六十大好几的人了,瘦了,也矮了,穿着一般的花衫薄裤,孤单夹在人群里忒不显眼。挤出拥堵人群,正欲上前与话,不想她许是故意躲我,忙转身入了巷子,小回头遛了我一眼间,得巧瞥见那双深深眶窝子的双目,干皱皱少了涟漪少了灵气,饥渴了一辈子依稀可见些饥渴样。 唉!掐指算来十多年了,纵是潭水,也该是潭老秋水了。

那日将夜未夜时母亲来电话,说起乡里的人乡里的事也说起了死去许久的秃木匠,说秃木匠的女婿穷极下骗了别人一笔钱跑了,大半年了没个踪影,秃木匠的闺女无田地无房产无以为生,遂带着两个孩子又辗转回到了村里,可弟媳跋扈不容她,老妈又委身他檐下,如今实在没个去处,正为难呢。挂断电话,我一夜没有睡好,想着若谁能或借个房,或凑些钱帮着买处土院子,娘儿几个伴住着,也好过活。

人之肉身,是恩欢,亦是罪难,谁不承其负其? 谁又能无念无欲离着风月清白无邪的活一辈子呢?

对了,秃木匠本姓杨,名叫占海,人常戏耍笑说,“‘羊’都站在海里了,还能活?” 秃木匠的老婆叫个黄女女儿,女儿不念女儿,是乡间儿化音闺女儿的女儿。多亲切的名儿,也可怜见儿的。

共 465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非典”期间,秃木匠死了,这一死,各种闲话漫天传开。在众人眼里,他属于被嘲讽和可以肆意侮辱的,虽然长得算清秀,会木匠,懂电器,还有个面粉加工厂。但是他媳妇却是风口浪尖上的人物,可以如祥林嫂四处哭诉悲惨人生,又可以绯闻不断,桃花处处开。而在“我”的眼里,秃木匠是冷漠寡情,不愿帮人的。他媳妇懒惰而善良,自己花钱给“我”做了过年穿的新裤子。读罢故事,感慨一声:人,在其他人眼里本来是多面性的,得恩的说情,得仇的说恨,无关的说风月,本是正常。欢迎赐稿!编辑:缘分二月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8090001】

1 楼 文友: 2014-08-07 07: 4:52 故事内核不错,只是感觉某些地方还能精简些。上下两部分的说事,到少了小说的味道,像了散文了。拙见,莫怪!

欢迎赐稿! 骨宜刚,气宜柔,志宜大,胆宜小,心宜虚,言宜实,慧宜增,福宜惜,虑不远,忧亦近。 2 楼 文友: 2014-08-07 07:46:07 感谢编辑,问好。

 楼 文友: 2014-08-07 07:59: 8 这篇文章本想表达的主题是--人之肉身的艰难。一个头脑灵活有本事的木匠,因为肉身的事(那事不行),在人前是个为善的人,然背着人世,他又是孤独而冷漠的,或许,肉身是他的病,他自我携带,慢慢积郁成疾,渐而心里上也有了病,他内心的苦闷,恐怕这世上除了他自己,无人能懂;另外一个是个长的不咋地,又懒又馋,又失去总多亲人的女人,也因为肉身的事(那事太行),所以不断的有绯闻传出,其实那并非传闻,她就是那样一个女人,她不怕背负恶名,不断在寻找一个又一个的人,来满足她的肉身,或着,来治愈她的 病 ,也或正是因为她的肉身之需能够得到 救治 与满足,所以她的内心有阳光,有热情,她甚至能体会到一个小女孩的爱美之心,然而,她内心深处也有苦,这种苦,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或者,有与她有同样遭遇的女人,能够有些感同身受。这是我想要表达的主题,可惜笔力不够,不能鲜明而见,惭愧!

回复  楼 文友: 2014-08-07 08:07:58 秃木匠和她的老婆,都是可怜的人

4 楼 文友: 2014-08-07 08:07: 2 是的,传统的小说是要有对话,有场景,有矛盾升级的。这篇文章是我的初次尝试,想打破传统,用小说与散文的结合体来写,既有小说的故事性,又不失散文的优美性,虽然不成功,也还是会继续努力的。再次感谢编辑。

5 楼 文友: 2014-08-07 09:14:57 大胆尝试 用小说与散文的结合体来写 小说,不能不说是一种创新。但是,小说的典型性是小说的灵魂。不能用散文的 优美 淡化了小说的典型化。建议作者多读读孙犁的小说。

回复5 楼 文友: 2014-08-07 15: 0:49 感谢指导。我会找来读的。

6 楼 文友: 2014-08-10 16:45:15 作品有特色。只是觉得有些凌乱。

回复6 楼 文友: 2014-08-11 10:15:01 初次尝试这种文体,有待提高。感谢费时阅读。问好。

7 楼 文友: 2014-10-08 21:15:27 老师如果各方面允许的话,能够外出釆风,掌握更多社会与时代的大脉络人和事,因您笔力深厚,相信一定会写出卓越的文章,哪怕就一篇,如飘! 向着梦想前进!

回复7 楼 文友: 2014-10-09 08:14:20 谢谢九品兄鼓励,建议更是真肯,就怕我能力有限,叫你白白寄望与鼓励一凡。多谢你花时间阅读我的拙文,这对我来说,目的就达到了。

8 楼 文友: 2014-10-14 20: 2:58 杨占海爱恨情仇,

黄闺女风雨人生。 三千里江山如画,八万里风云际会!

回复8 楼 文友: 2014-10-15 22:00:15 您喜欢像诗一样说话?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成分
养血祛风的中成药
治疗小儿流行性感冒的药哪个好
动脉硬化带斑块用通心络能治吗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