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这是你的绿帽快穿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健康

林曲番外林曲不喜欢死亡——大概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喜欢这种东西——原本熟悉的人毫无声息地躺在那里, 有如存在于另一个世界一样安宁祥和。ζ杂↑志

林曲番外林曲不喜欢死亡——大概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喜欢这种东西——原本熟悉的人毫无声息地躺在那里, 有如存在于另一个世界一样安宁祥和。ζ杂↑志↑虫ζ那是生者永远无法触及的距离。冰凉的液体灌入喉中, 带起些微刺激的疼痛,林曲转过头, 透过那巨大的落地窗外,望着外头布满繁星的天幕。不得不说, 这个地方的选址着实是好, 无论是周围那秀美的景色,还是那与城市中心截然不同的澄净天空,都有着令人着迷的能力。哪怕只是一处用来掩人耳目的住址,那个家伙都挑选得这样用心。唇角无意识地弯起,林曲的眼中带着微醺的醉意。季榆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了他——包括那几处对方基本没住过几次的房产, 他代理了几天总裁的公司, 以及原本写着苏景阳名字的保险。林曲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时候, 毫无声息地做完了这些事情的, 明明……他都已经那么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了,不是吗?可那个人却依旧仿佛能够知晓他的□□一样, 不动声色地避开他的耳目,将那本该繁琐的程序在短时间内就成功完成。“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不该矜持什么,把苏景阳的名字换成我自己的了……”像是想到了什么,林曲突然低声笑了起来, 仰起头将玻璃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过分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滑下, 让林曲忍不住轻咳了两声, 眼角有些微的湿润。要是那样的话,他还能让季榆稍微少跑几趟。说不定那个家伙在为了这些事情走动的时候,还会在心里忍不住骂上他几句,之前他居然没有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做呢……稍显含糊的笑声从微张的双唇中溢出,林曲晃了晃已经空了的酒杯,眼前仿佛浮现出了那个人皱着双眉,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却依旧不得不去东奔西走的模样来。“你那个时候……”没有焦点的视线落在前方的虚空处,林曲的声音轻得近乎呢喃,“……到底在想什么呢……”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留给一个非亲非故的下属——即便他们当时的关系可以称之为朋友——这种事情,想来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做得出来了吧?就是林曲,有时候都会抑制不住地妄想,那个家伙是不是在那个时候,就对他有某些方面的意思了,要不然……倏地摇头笑了出来,林曲端起杯子凑到了嘴边。然而他倒了好半晌,都没有半滴酒液入口,他才恍然想起来,自己手上拿着的,只不过是个空无一物的玻璃杯。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林曲拿过一旁还剩下大半瓶的红酒,将面前那一点都不符合高脚杯形象的玻璃杯倒满。他真是不明白,某个家伙为什么明明不喜欢也不会喝酒,家里却收集了这么一大堆随便拿一瓶出去,就能卖出天价的酒水来。果然,有钱人的想法,不是他这种穷人能够明白的吗?……啊,他忘了,他现在也是有钱人了。就他账户里现在的余额,就算他今后什么都不干,也能挥霍上大半辈子——这还是按照某种吃个饭就上千的标准来算得出的结果。没办法,谁让他碰上了这么一个和正常人不太一样的老板呢,一夜暴富这种事,也不是谁都能羡慕得来的。将手里的酒杯朝天上不那么圆满的月亮抬了抬,做出敬酒的姿态来,林曲扬起嘴角,正要说一番立于顶端的豪言壮语——可下一秒,他却终于忍不住,用力地将手里的东西砸在了地上。——去他-妈-的有钱人!去他-妈-的成功人士!去他-妈-的……绝症……!将额头抵在掌心,如同缺水的鱼一般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林曲的眼眶有些泛红。要是季榆这个时候就站在他的面前,他一定会用力地揪着对方的衣领,质问这个家伙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为了一个陌生的女孩献出了生命?这种鬼话,林曲一个字都不会相信。那个人的冷淡与凉薄,他在的那段时间里,看得已经足够清楚。那样一个连自己都可以不放在心上的人,又怎么可能去在乎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的性命?不过是为了离开这个世界找的一个借口罢了。不过是那个人……为了抛下一切,所随意扯的谎言罢了。耳边似乎还能听到那一声几不可闻的“对不起”,林曲的手指一点点地收紧,关节处泛着缺乏血色的青白。“这样的交换,那个家伙……说不定还会觉得赚了呢。”曾经自己对苏景阳所说的话蓦地从脑海中冒了出来,让林曲控制不住地有点想笑。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苏景阳不清楚季榆身体的状况,但即便如此,他却依旧这样好似漫不经心一样地将这件事给说了出来——在看到面前的人略微睁大了双眼,露出愣怔的神色的样子,林曲竟从心底生出了一股报复的快意。而这样的自己,令他自己都不由地感到可笑。感情这种事情上没有对错,这一点林曲再清楚不过,可即便如此,胸口那无处发泄的怒气,却不会因此而减少半分。就是他都会有这样的感受,那么季榆呢?在生命的阶段里,也依旧和那两个人纠缠不清的季榆呢?深深的吸了口气,将胸中那股陡然涌上来的情绪给压了下去,林曲抬起头,看向那有些朦胧的夜空。有的时候,他甚至是羡慕苏景阳的。至少这个人切实地得到过季榆的感情与承诺,而非像他那样——直到,都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自己与那个人之间的关系。微凉的风从窗外吹了进来,让林曲的酒意吹散额少许,那双蒙着些许醉意的眸子也变得清明了起来。“你说那天,我是不是……”轻声笑了起来,林曲抬起手,像是想要触碰什么似的,伸向面前的虚空,“……不应该拒绝再来一次的机会的?”粉色的花瓣被从半敞着的窗子里带入,在失去了支撑的力道之后,飘飘悠悠地落在了地上。春天来了。——————————————有如从绵长的睡眠当中苏醒过来一般,季榆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映入眼中的,并非在一次一次的回归中早已熟悉的天花板,也不是某个人那贴得过分靠近的脸,而是一个——被放大了数倍的芒果布丁。季榆的鼻间甚至还能嗅到清晰的水果的香气。眼角抑制不住地跳了跳,季榆好半晌才伸出手,把面前那个就差没有贴到自己鼻子上来了的芒果布丁给推开。“电视剧里那些拿个东西在昏迷的人鼻子底下晃一晃,就能让人醒过来的办法居然真的有用啊……”见季榆支着胳膊坐起来,容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布丁,面上浮现出些许惊讶的表情来。他刚才看这人一直躺在那儿没醒,还有那么一点担心来着。季榆:……面对这种怎么听怎么欠抽的话,他是不是应该做出点什么反应来才好?眯着眼睛见面前的人给上下打量了一番,季榆很是认真地考虑着这个问题。被季榆那带着点不怀好意的视线给看得抖了抖,容漆看了看自己手里没动过的布丁,很自觉地把它往前送了送:“……尝尝?”季榆:呵呵。看到容漆的举动,季榆站起来朝对方走过去,顺手拿过对方手上的布丁之后,脚下的步子没有丝毫停顿,揪起蹲在那儿的人的后领就往前走去。容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季榆在干什么,容漆眨了眨眼睛,竟然就任由季榆那样提着自己的领子,给拖到了沙发前的茶几边上。庆幸自家的地板足够光滑,没有发生什么裤子被磨破的惨剧,容漆略微歪了歪脑袋,看着边上停下脚步的人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茶几上,有点好奇对方接下来想要做什么。不是他对季榆太过包容,任由对方为所欲为,实在是这个人平时会主动做出一些举动来的情况太少,让他忍不住想要探究对方的想法。然而,事实证明,有的时候,这种好奇心确实是个祸害人的东西。陡地感到后脑传来一股力道,容漆的脑袋不由自主地往前扑了过去——然后,和茶几上的芒果布丁进行了无比亲密的接触。大概是眼前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过超出自己的想象,即使清楚地感受到了脸上那粘腻的触感,容漆也还是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抬起头愣愣地看着站在边上好整以暇地整理衣服的人。对上容漆看过来的视线,季榆轻轻地挑了挑眉梢,面上的表情带着几分居高临下的冷淡:“皮。”容漆:……“怎么,”许是觉得容漆这副傻愣愣的样子很是有趣,季榆俯下-身去,伸手捏住了对方的下巴抬了起来,“要我帮你舔掉吗?”容漆:……他今天一定是叫人起床的方式不太对。

德阳白癜风的医院
廊坊的医院专治牛皮癣
朔州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
永州治癫痫研究院
伊春附件炎问题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