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年终盘点2011那些事儿0

2019年05月10日 栏目:科技

在2011年的ICT产业中,有些事儿引发了人们对产业方向转变的思考,而有些事儿则透露了企业未来的发展战略走向。一人离去,产业变局本刊

在2011年的ICT产业中,有些事儿引发了人们对产业方向转变的思考,而有些事儿则透露了企业未来的发展战略走向。

一人离去,产业变局

本刊 | 高弋坤

2011年,苹果公司CEO乔布斯的离世不但给整个产业带来了巨大影响,而且也使其继任者库克面临苹果是否能继续引领全球消费电子市场走向的考验。

“随着乔布斯的逝去,苹果将面临巨大挑战。这将让其他科技公司有机会挑战苹果的权威。”韩国Shinyoung证券的一位分析师如此认为。

众厂商重新划地

乔布斯的创新灵魂与苹果的财富紧密结合,正是由于过于紧密的联系,也使业界对没有乔布斯的苹果还能否保持创新提出质疑。

在越发激烈的竞争中,亚马逊公司于2011年底以199美元的极低价格推出了平板电脑Kindle Fire,有分析师称,该产品或将严重威胁到已上市两年的iPad的市场地位。对此,Ovum首席电信分析师Jan Dawson则认为,苹果公司短期内还将会有不错的表现,因为公司在今后一段时期内推出的产品,乔布斯生前都参与了设计。

事实上,当业界和主流消费者还不认同苹果公司的理念时,乔布斯以其特殊的能力、天赋、性格将这些理念变成产品并推广;而目前这些理念已经被广为认同,并产生了众多沿其路线继续创新的潜在超越者,某种意义上来说,乔布斯重要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可以说,苹果已经改变了整个行业,而这种影响也并不会随着乔布斯的逝去而减弱。

正如上述韩国Shinyoung证券分析师所言:“在乔布斯的领导下,苹果将整个IT产业打造成一个巨大的消费者市场,并战胜了很多对手。而没有乔布斯,谷歌、三星、微软与Facebook等苹果的对手现在将有时间重新划地,并填补市场空白。”

为产业链带来发展机会

2011年,乔布斯虽然离世了,但在其引领下的智能终端产业已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HTC、三星、诺基亚等终端厂商,以及莱宝高科、超声电子、水晶光电、长盈精密、立讯精密等产业链上游厂商将长期享受到行业带来的发展机遇。

不仅如此,为了弥补服务提供商在内容上的短板,乔布斯为亚洲及世界其它地区的软件开发者打开通向消费者的大门。

值得一提的是,在亚洲,众多公司的财富也与苹果公司紧密相连。

虽然乔布斯生前很少光顾亚洲,但他的决策却转化成产品,重塑了亚洲地区的科技商业市场。举例来说,三星公司一直以来就是苹果在亚洲的强劲对手,但同时三星又是苹果公司的供货商,为其提供芯片与现实屏幕。这种亦敌亦友的关系已经帮助三星在过去10年中成为全球的品牌,其市值已达1150亿美元,不过尚不足与苹果的3450亿美元相比。通过在亚洲与越来越多的企业合作生产产品,苹果在该地区创造了数万职位,将一些不知名的企业变成合作伙伴,并为其带来发展机会。

谷歌联姻摩托Android阵营暗流涌动

本刊 | 陈琛

正当业界热议谷歌竞购北电失利,Android阵营身陷不断升级的专利战之时,8月15日谷歌抛出釜底抽薪之举——宣布以约125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以此获得后者1.7万项既有专利以及7500项待批准专利。

谷歌、苹果对垒已升级

对于收购初衷,业界普遍认为,摩托罗拉移动在无线专利、有线电视机顶盒及络电视设备供应领域的产业优势是谷歌对其进行收购的主要考虑。

专利一直是Android阵营的阿喀琉斯之踵,今年以来,面对Android快速增长的市场份额,苹果、微软等针对性地对其发起了多轮专利诉讼,令其苦不堪言。而另一方面,摩托罗拉移动单一股东不断敦促公司管理层考虑以各种可能的方式化公司专利资产价值。于是,专利供需双方“一拍即合”。

同时,此次收购也与谷歌TV战略息息相关。考虑到摩托罗拉移动是北美地区主要的有线电视机顶盒及络电视设备供应商,如果谷歌成功整合了Google TV与摩托罗拉机顶盒,将有利于吸引优质媒体内容进入Android生态系统。

更为重要的是,谷歌期望通过此次并购尝试苹果的端到端模式。“自此谷歌具备了端到端生产Android智能和平板电脑的能力,这是效仿苹果成功整合硬件和软件的做法。”摩托罗拉移动中国公司相关受访人士表示。

明年着手改革摩托

握有专利与终端双重砝码,此次并购无疑对谷歌本身较为利好,但是对于整个Android联盟而言却凶吉难料。

虽然谷歌曾在多个场合强调,“该笔并购不会改变Android作为开放平台的承诺,谷歌将对Android联盟各方保持中立态度”,但随后便传出了HTC加强自主操作系统布局、韩国政府呼吁三星和LG与政府共同研发自主移动操作系统等消息,各方忧虑之情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今年11月微软还相继推出三星Focus S、三星Focus Flash、HTC Radar 4G以及HTC Titan四款WP,这对谷歌的发展同样形成威胁。

截至目前,谷歌并未表现出“厚此薄彼”迹象。受访分析人士指出,由于谷歌以“开放、长尾”起家,不会在近期表现出过于明显的非中立态度,“在不能保证摩托罗拉有实力生产出足以挑战苹果的机王的前提下,谷歌仍需要HTC、三星的明星机为其‘开疆拓土’,此外,Android应用开发者所需要的出货规模也是谷歌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但长期看来,曾经稳固的Android联盟或已“危机四伏”。近日,摩托罗拉移动内部已有“流言”传出,“明年谷歌将着手对摩托组织架构、业务流程等进行改革,谷歌以摩托为先仅是时间问题”。可以想象,如若上述言论终验证,三星、HTC等主流厂商也不会甘于陷入被动,以自主操作系统等进行反击或已是必然结局。

“反垄断”发出产业政策重治信号

本刊 | 倪兰

在接近年末之时,一枚政策信号弹被投向电信业,引起轩然大波。

11月初,发改委经由央视表示已对电信、联通进行宽带接入市场反垄断调查,若发现两家有垄断事实将处以高额罚款。这一消息引发社会各方舆论论战长达数周,终以电信、联通承认在互联互通及价格上存在不合理行为并承诺整改,提请发改委中止调查暂时结束。

在此次事件过程中,运营商叫屈者多。事实上此时叫不叫屈已经不甚重要,包括运营商在内的业界更应该重视此事件所发出的信号。

宽带市场变局?

尽管三融合实际上停滞不前,但电信运营商应该时刻警醒自己异质竞争逼近的威胁。业务融合的机遇各方企业都想抓住,广电和互联会不断尝试通过各种途径将触角伸向原本看来份属电信运营商的领地,或电信运营商也有意进入的新领域。而在这一过程中,各方都会向政府寻求政策支持。

在目前阶段,宽带接入就是竞争和矛盾的焦点。一方面,随着光纤接入的不断发展,以及整体互联业务在国内的不断成熟,宽带市场正在成为一块非常诱人的蛋糕。宽带接入又恰恰是广电经过改造后可以实现的,在众多广电系所面对的新业务中,这一块是相对来说可以较容易进入的。另一方面,随着业务量的激增,互联企业也必然希望接入成本能够进一步降低。

就这两方面而言,两大规模庞大的阵营对于宽带接入市场的进一步开放都有着共同需求。因此,这个时间点发改委提出“反垄断”调查,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为推动宽带接入市场变化做前期铺垫。

或许新的宽带接入许可证的发放就在2012年。而广电派系正在筹建中的国家有线络公司无疑是可能获牌者。

电信系更应积极

三融合和移动互联不仅将是电信、广电、互联的重要发展机遇,也是整个国家应该抓住的发展机遇,国家层面对于这两大领域均非常重视。因此,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相关产业政策、规则的梳理均不可避免,广电、互联企业一定会更加积极去争取国家政策支持——即使不是宽带接入领域,可能也会有别的领域。而面对这两大阵营的规模和潜在能力,相信政府层面应该会给予考虑和支持。对于这一点,电信运营商不仅应做好心理准备,更应抛开“被整治”的负面情绪,积极地与政府层面进行沟通,因为争取政策支持和权利的机会应当来说都是均等的。至于在具体运营层面,对于新插入的角色,电信运营商既应重视,也不用过度担心。就拿宽带接入市场而言,电信运营商在技术、业务、运营、用户需求掌握等多方面的软硬实力都已有深厚积淀,这并不是新进入者获得络或划拨的市场后就能匹敌的。

此外,客观来说,电信运营商也应该受到竞争的刺激。目前对于业务创新的状况,运营商内外部人士都普遍认为正是“现金牛”宽带业务对收入的巨大贡献,导致不少运营商对于移动互联等新领域业务的创新和推动“缺乏动力”,而这并不是良性发展现象。

通信业深入反腐

本刊 | 舒文琼

2011年的通信业并不太平,苏金生、马力、沈长富等多位高官的相继落马并被判以重典在行业内外引起了不小的震动,由此甚至引发了人们对电信业体制的集体炮轰。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通信业腐败事件就已经曝光于众,由此也掀开了通信业的反腐大潮。而如果说2010年张春江、施万中、李华等人的落马仅仅拉开了通信业反腐的帷幕,那么2011年苏金生、沈长富、马力、叶兵等人的东窗事发则将通信业反腐推向深入。面对频频曝光的腐败黑幕,除了审计部门加大审查力度外,通信运营商也在自我反省,并通过整改和轮岗等措施清除滋生腐败的温床。

体制漏洞

2011年,通信业陷入了腐败丑闻的漩涡:4月,原工信部总工程师苏金生被撤去职务;同月,原中国移动数据部副总经理马力被带走接受调查;5月,原中国移动数据部部长、原卓望控股CEO叶兵被带走接受调查;10月,原重庆移动总经理沈长富被指控在任职期间严重受贿。

通信业之所以成为腐败丑闻的重灾地,与其体制改革不无关系。近年来,通信业从过去的垄断体制向市场化方向转型,然而如同中国其他行业一样,电信运营商改革过程中往往会产生灰色地带,中国通信业30年来的高速发展,创造了不少寻租空间。

以此次腐败的集中爆发区数据业务部门为例,近年来中国移动着力发展数据业务,为了鼓励用户数的增长,甚至采取了用话音业务收入补贴数据业务的方式。不过中国移动并不直接提供增值业务,而是依赖于大量的合作伙伴,和他们采取收入分成的方式,具体的分成比例按照中国移动参与程度不同而不同。在实际操作中,与谁合作、分成比例为多少具有较大的随意性,这就滋生了巨大的灰色空间和监管空白地带。

此外,运营商过于集中的管理模式也导致了寻租的出现。比如基地模式的初衷是集中采购、集中管理、提高效率,但实际操作中,资源往往因为过于集中而为相关者创造了更大的寻租空间。

反腐风暴

为了彻查和清除通信业的腐败事件,行业内掀起了一场反腐风波。除了审计部门的检查外,运营商也在思考和改革现有的体制和管理模式。

对某个权力的长期把控是导致寻租的直接原因,为此,中国移动启动了省级公司总经理轮岗制度,大面积轮调省公司领导人,中国联通也采取了类似措施。

对于重灾区数据业务部门,中国移动则大刀阔斧进行改革,重整了卓望集团,即注销卓望控股有限公司,将员工全部纳入卓望信息,卓望集团下属的各子公司根据业务属性,改制为8个事业部门。而卓望信息此前拥有的与中国移动在增值业务上的收入分成权利也被取消。

在采购方面,中国移动将终端的定制采购全部收归集团采购部,并且成立了终端子公司;在市场推广方面,中国移动也将广告投放权收回,并大幅削减了预算。

专利战已成竞争致命利器

本刊 | 倪兰

2011年,或许可能成为有史以来ICT领域专利纷争多复杂的一年。

一方面是同行间角力,华为诉摩托罗拉,又与中兴互相起诉,而后者又与爱立信互相起诉;另一方面又是跨界大诉讼,微软诉HTC,苹果对三星、HTC发起诉讼,而2010年就提起的甲骨文对Android的诉讼案由于今年仍未开始庭审,双方依旧各执一词。

专利已经成为目前企业之间或企业阵营之间竞争的重要利器和筹码,有业内人士称这烽烟四起的专利战实质上就是“知识产权军备竞赛”。

专利阵营战

目前ICT行业的竞争已经由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更多转为一个企业阵营与另一企业阵营之间的战争,专利战也同样如此。

前述跨界大诉讼均属于这一范畴。由于Android阵营扩张的速度极为快,在智能终端市场先于其一步的苹果需要遏制其竞争势头,晚于其一步的微软则需要为自身拉回一定优势,双头夹击不可避免。其中三星、HTC、摩托罗拉是依靠Android实现了复兴和新辉煌的主要三家厂商,不过摩托罗拉自身有深厚的传统专利积淀,因此三星、HTC自然成为苹果和微软围攻的主要目标。

当然Android阵营也不会坐以待毙,其发起的反击在Google收购摩托罗拉,同时收购IBM 1023项专利后开始。Google近期将其收购获得的专利授于HTC,后者得以在美国起诉苹果侵犯其8项相关的专利。

由于Google逐渐构筑起自身的专利堡垒,不再是“软柿子”,因此其与苹果阵营之间的专利战在中短期内是将偃旗息鼓还是更加激烈,还有待进一步观望。

新旧势力交锋

目前通过专利战,厂商往往可以获得很多不同形式的益处。

比如在此前微软对HTC的诉讼成功之后,HTC每售出一部Android,都需要向微软缴纳5美元的专利授权费。这一方面是实现了一定的直接收入,更重要的是也提醒着业界微软1.8万移动设备专利的重要性和价值,为拉动WP阵营成长显实力。

又比如华为今年初对于摩托罗拉的专利诉讼,就扰乱了摩托罗拉络资产出售的进程,客观上使得此后诺西与摩托罗拉业务重整的进程被拖延,错过了重新发展的时机。

事实上,现在的专利战更集中存在于新旧势力之间的交锋上。比如今年前期爱立信先对中兴发起的诉讼,在业界看来就是源于中兴在全球对于传统厂商市场地位不断逼近与冲击的背景。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随着IT消费者化趋势的进一步深入,新兴移动互联终端的进一步发展,IBM、微软、甲骨文等传统IT巨头手中握有的大量IT专利越来越显现其价值,未来他们与移动终端厂商、消费电子厂商间的专利竞争可能将加剧。比如甲骨文对谷歌的诉讼就是指称Android系统侵犯了与其收购Sun所获的Java软件有关的一项版权和7项技术专利。

千元智能机热炒背后的反思

本刊 | 梁辰

2011年,有着浓厚中国市场特色的“千元智能机”的概念,屡屡被电信运营商、设备制造商,以及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在众多场合重新定义,且千元智能机的标准配置也不断地被诸多厂商所完善和提升。从初的操作系统的升级,到后来显示屏、CPU芯片等的互相比拼,整个产业在一路狂奔。不过,千元智能机产品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对此业界也产生了诸多反思。

机遇

2011年是3G发展的拐点,终端市场除了iPhone等高端产品一路领跑,运营商和终端厂商推出的定制千元智能机也有部分成为了2011年销售排行榜上的明星产品,而这类机型往往也带动了运营商的3G用户快速增长。

此前由中国电信定制的华为C8650仅用60天即创造了百万销量的记录。原中国联通销售部总经理于英涛则在近日多次表示,截至今年底,中国联通的千元3G智能销售数量将超过1000万台。

为了不断满足用户对高性价比的追求,在2011年运营商曾多次更改千元智能机的定义。初的千元智能机是中国电信树立的概念,即拥有3.5英寸及以上大屏、Android2.3版本以上的操作系统、千元左右的价位。随后,中国联通提出了“新定义”千元智能机,将CPU达到600MHz也添加入标准;11月11日,中国电信携手酷派再次提升标准,推出了4.0英寸、800MHz的千元智能机。中国联通方面则于今年底进一步推出升级版的新定义千元智能机。

高通、联发科等上游厂商推出的交钥匙方案等措施,使得终端厂商缩短了产品生产的周期,产品的升级速度加快。而对于其下游的应用开发者来说,由于千元智能机限定了处理器主频、屏幕规格等硬性要求,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开发者的压力。自3G开始向中低端普及时,App的用户数量和用户市场均有较快增长。

局限

有着中国市场鲜明特色的千元智能机一经出世,就有着浓重的运营商定制的烙印。对终端厂商而言,其产品的功能底限被设定,产品更加符合市场定位,销售渠道由运营商保证,应该是一场不错的生意。

不过,却存在一些隐忧。运营商定制的模式固然可以促使终端厂商通过规模化生产降低成本,但是“终端厂商要的是利润,因此大多数不会有技术上的改进”。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目前终端厂商苦于跟对手打价格战,又要保证的性能,所以一般会降低成本,从而提高性价比。而且,多数的千元机都存在一定的问题,由于屏幕大、系统功能复杂,但是硬件却并未能达到要求,所以大多容易发生死机或者长时间使用造成的发热等现象。

千元智能机的现状十分类似PC,运营商和终端厂商给用户的往往是一些抽象的配置名词,具体各种配置的协调工作能力用户并不清楚。这就导致部分千元智能机虽然表面看似硬件或操作系统配置很高,但世纪整台机器性能并不能与之相匹配。

结盟,不是收购!诺基亚与微软的激进玩法

本刊 | 梁辰

12月16日,法国巴黎银行证券部门Exane BNP Paribas公布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北京seo公司
,仅有2.2%的被调查者打算购买诺基亚Lumia智能。

从目前诺基亚发布的两款WP来看,其中旗舰Lumia800,虽在外观上摆脱了其传统Symbian的模式,但由于其采用的是单核架构,因此在硬件上难以与iPhone 4S和Android主流机型相抗衡,软件上的差距则更大。截至10月22日,WP平台上架应用数量仅为3.5万个,远远达不到绝地反击的效果,事实上也只能称之为一场热身而已。

若在2012年仍然没有改变的话,诺基亚和微软就是在刀尖上跳舞。

消息称,诺基亚和微软在近几个月内一直在商讨联合收购RIM的可能性。

全面的合作

今年2月11日,诺基亚与微软宣布,双方计划建立广泛的战略伙伴关系,诺基亚将采用微软WP系统。双方达成的合作协议包括战略、营销、应用、开发等多个层次,与此同时,诺基亚宣布对高管层和运营架构进行调整,并在4月1日启动新架构。

然而对于诺基亚这样的老牌厂商而言,收购并不是新鲜事。尽管诺基亚CEO史蒂芬·艾洛普在不同场合一再表示,诺基亚不会被微软收购,将继续作为一家独立的公司运营。但人们仍然愿意相信他们的关系越来越紧密。除了史蒂芬·艾洛普,日前任命的北美地区主管克里斯·韦伯也同样来自微软高层。

实际上双方的合作不仅仅是诺基亚购买WP的授权,在双方CEO的公开信中强调了,双方将合作推进WP的发展,共同参与路线图的制定。由于目前诺基亚推出的WP数量有限,在大规模上市之前,为了满足诺基亚中低端用户的需求,双方也在诺基亚现有的操作系统Symbian上进行了合作。9月9日,诺基亚宣布Symbian Belle更新后将拥有微软提供的移动办公能力。不过,诺基亚在2011年削减了Symbian的研发人员。12月21日,诺基亚在博客中宣布,将放弃操作系统Symbian的名称,下一版本将更名为Nokia Belle。

遭遇寒冬

2011年,诺基亚一系列降低成本的调整,并未被资本市场看好。自结盟以来,诺基亚的股价已下跌近50%。更令这对组合雪上加霜的是,11月24日,诺基亚宣布申请从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退市。

对于诺基亚的处境,其自身要负相当大的。早在2004年诺基亚就已经开发出触屏技术,并且其也在2007年率先推出移动互联品牌Ovi。对于流行趋势,诺基亚显然有些反应迟钝,并以“这是一种忽略性的自满”的借口来回应外界的指责。

销量的下滑同样意味着诺基亚自身老大的地位不保。业内普遍预期诺基亚第四季度的终端销量仍将达到1900万部左右,不过这一预期与第三季度的实际销量相比已下降了31%。

Intel与ARM市场渗透战再升级

本刊 | 张鹏

近日美国媒体披露,采用Intel芯片的智能和平板电脑将于2012年上半年面世,目前成品机已交由代工厂进行生产。业界对于Intel再度出击移动领域并未给出太高评价,毕竟对于一个市值过千亿美元的全球的PC处理器芯片制造商而言,过去数度进入移动领域屡次受挫,多少让人有些失望。

况且ARM今年又在PC领域频频斩获,赢得了不少传统PC制造厂商的信任。这对于Intel公司而言,想必是按耐不住的根本原因。事实上,Intel与ARM这两家水火不容的芯片企业早已对决多年,而2011年双方在PC和移动终端市场的竞争更是上升到了新的高度。

ARM:进军x86市场

目前ARM在移动领域已经占据了90%、平板电脑70%的市场份额,但这些还不足以让ARM止步,近期ARM已经相继发布了64位架构和服务器产品。

美国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调研报告预测,基于ARM架构的处理器将在2013年获得PC市场大约10%的份额,这将削弱传统Intel的x86处理器的市场份额。“四核心和28nm工艺将是ARM掠夺PC市场的关键动力。”

同时,摩根斯坦利还对全球范围内的30家PC厂商进行调查,结果显示40%的厂商都表示愿意在未来两年内尝试开发基于ARM架构的服务器系统。

Intel:牵手Google再出发

面对ARM的步步紧逼,Intel显然无法坐视不理。在经历了与诺基亚合作失败的阵痛后,Intel迅速掉转船头与Google联姻,Android系统不久将会支持Intel的x86芯片架构。而在移动芯片领域,一款专为移动终端而研发的代号为“Medfield”的芯片即将问世,而其相关的智能和平板电脑也将于明年上半年推向市场。

英特尔CEO保罗·欧德宁自信地表示:“2012年上半年,全球多家终端厂商将会大批量发售采用‘Medfield’芯片的智能终端产品。“Medfield”是英特尔专为进入移动市场研发的全新移动芯片,且产品平台将运行Android操作系统。

12月15日,为了更好地冲击移动市场领域,Intel重整旗下四大核心部门,将上本和平板电脑部门、超便携部门、移动通信部门及移动无线部门合并为全新的移动通信部门,以加强Intel进军移动领域的执行力。而伴随Intel与ARM之间新一轮市场渗透战的打响,想必2012年的移动终端市场发展将更加令业界期待。

iPad带动2011中国市场平板潮

本刊 | 鲁义轩

PC业探讨多年的平板电脑构想因苹果iPad的面世转成现实。继2010成为平板电脑爆发的元年后,2011年无疑成为平板电脑发展快、品牌竞争为激烈的一年,同时也是平板电脑迅速普及至普通消费者的一年。

一线品牌受关注

去年苹果iPad平板电脑在全球的销量超过了1400万台,约占平板电脑整体市场份额的83%。投资银行预测,iPad在2011年的销量将达到4000万台,但市场份额相比去年明显下降,可能只超过50%的市场份额。

这一数字也反映出今年平板电脑经过探索发展阶段后,其硬件、软件和整个市场需求的环境已经有了很好的支持基础,品牌竞争日趋激烈。截至今年上半年时,在中国平板电脑市场上已有60家品牌,其中,除苹果品牌外,受用户青睐的联想、三星都获得了超过5%的市场份额,惠普、爱国者、摩托罗拉、华硕、戴尔等也获得了超过1%的市场份额。

3G络环境复杂影响厂商战略

除了品牌、产品性能价格、用户喜好等因素,相比较于国际市场,中国3G络环境更复杂,三家运营商各主导一个3G标准的现状,也直接影响了众厂商的产品策略和运营商合作策略。三种标准中,WCDMA是目前国际应用为广泛的,目前市场中大部分支持3G的平板电脑都采用了这个标准的无线络模块。

对于希望参与3G产业的平板厂商来说,要么兼顾所有标准的3G络,提供不同3G模块版本的产品;要么选择与其中一家络运营商进行合作,以求利益化。而不同的选择各有利弊,这也是中国平板电脑市场与国际平板市场的区别之一。

愤怒的小鸟:开创游戏产业的品牌协同效应

本刊 | 高弋坤

在应用软件迅猛发展的今天,很多人每天都会在下载大量应用软件的同时删除更多数量的应用软件。一般一款游戏的生命周期甚至连一个月都不到,因此,用“昙花一现”来形容游戏的生命周期颇为恰当。

但值得注意的是,从2009年12月登陆苹果App Store以来,一款由Rovio公司开发、名为“愤怒的小鸟”的游戏不但存活至今,而且长时间都位居热门游戏排行版首位。这让人不得不思考,这款风靡2011年全年的游戏成功的奥秘究竟是什么。

大、小国家战略各不同

“游戏化”是2011年众多企业在产品研发和市场营销中所追求的重要特质。所谓游戏化,就是利用从视频游戏中借鉴的科技手段来吸引顾客。游戏化的目的就要将平凡的用户体验变得不平凡,进而使人们反复购买更多的产品和服务。

正是依靠这一准则,Rovio公司将“愤怒的小鸟”成功推上了世界舞台。

“我们很早就认识到,进军主流国家主流市场并不容易。因此我们在小国家采取了跟随战术。”Rovio营销主管Matt Wilson表示,“站选在芬兰的苹果App Store应用商店,‘愤怒的小鸟’在经过了几百次购买之后便成为畅销的应用。在瑞典和丹麦,以及随后的希腊和捷克都是如此。”与此同时,Rovio还找到了进军主流市场的方法,即借助Chillingo这家已经成功销售过多款游戏的独立发行商的力量,与苹果保持良好的关系。

截至目前,这款游戏的下载量已经超过5亿次,12月19日,Rovio公司又公开表示考虑近期在中国香港上市。

在合作中寻求协同

对于今后的发展,Rovio北美区总经理Andrew Stalbow十分自信。在他看来,一些游戏拥有了受众以及忠诚度,但它们不一定能够创造出能够扩展到其他产品线的品牌,但Rovio却可以做到这一点。

Rovio公司提倡,游戏开发商应该从不同的角度看待其游戏产品,游戏开发商应在迎合品牌营销者需求的同时,对游戏进行塑造和协调,并为其玩家提供与品牌互动的新途径。为此,近日Rovio公司也在积极地与万多福开心果、谷歌Chrome浏览器以及20世纪福克斯等公司的大品牌项目进行合作,欲拓展游戏之外的其他领域。

“‘愤怒的小鸟’和万多福开心果的合作很好地体现了品牌互动,从一开始,这两个品牌就在精气神上找到了共通之处。”Andrew Stalbow说,“作为品牌营销者北京网站建设公司
,我们相信,如果为品牌定制的游戏值得一玩,那么玩家们会很乐意参与我们的活动,并帮助我们传播品牌,这也是我们在上述合作中发现的另一种协同作用。”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