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花季若醒摘录篇

2018-09-15 11:48:36

“噔噔噔”我在办公室门口已经站了很久,我还是犹豫地敲了门。

“老师在吗?”我探进头。

宽敞的办公室里只有老师一个人在,她把目光从作业本上缓缓地转移到我,说“进来吧。”

我手上拿着圈满疑惑的作业本,想要问,却看到老师只顾着改作业,我一下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正好不知道就这样离开好,还是在沉默中等待,却是老师先开口了:

“老师上的课,你听得懂吗?”

老师知道了?我把脸埋得低低的,虽然我并没有插手那件事,也没跟父母提起过,但不知为什么,我不敢抬头。

“老师,我都懂啊,要是没有那些上课吵的同学,我就更懂了。”我感觉我舌头有些打结,费劲地伸出大拇指悄悄地将作业本合上了。

我想想,我来总该有些事吧,我看到办公桌上那叠得高高的作业本,我说:”老师,我是来端作业本的。“我端起作业本往外走去。

老师面对我,依然是和煦的笑容,我想起那天,我说,老师,你为什么不笑呢,像块木瓜。如今,老师的笑容却让我想哭。

课堂上,老师不说话,就低着头,只见得屏幕上一张一张课件放过去,讲台下的我们楞楞地就这样看着,后排几个男生叫起来“老师,放这么快看什么啊?”

回到家,我问妈

“你有收到别的家长的电话吗?”

我妈显然被我问得不知所云,“怎么了?”

“妈,家长造反了,同学们说那老师不好,家长今天早上去校长办公室吵去了。”

“有这样的事,有多少人?”

“十几个,全是女生的家长。”

“这么多,老师不好吗?”我摇摇头。

妈叹口气:“老师对你们好,你们都不知道,读书读不起来,反过来怨老师,这样对老师,真是太残忍了。”

后来妈问我我对这老师怎么看,我想了想,说,很好。

妈很惊讶,这是我次说老师很好,我也很惊讶,我想,那或许是为了掩埋心里的悲哀。

教室里的议论声依旧在

离开课本,没有人再提起老师的白发

也没有人再提起老师的教诲,

也没有人再唱起那首歌……

门口,老师熟悉的身影已不在,只剩下风吹散的排斥声散落成一地的狼籍。

不知不觉,我来到了老师办公室前,这是个热闹的办公室,虽然老师只教我们一个班,办公室里却挤满了人,左边是他们拿者许多奇奇怪怪的科学仪器,拉着老师问这问那,右边是练习本上各色各样的问题。

我犹豫地敲下门,“噔噔噔”

我又敲,“噔噔噔”

“噔噔噔”

“噔噔噔”

……

眼泪像断线般流下。

老师!

手提袋
锦州石英玻璃制品
十里明珠位置交通图-无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