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军令如山奉纸成婚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游戏

从民政局出来,夏依依总觉得似在做梦一般,双眼盯着手中的红本嘴角泛起点点笑意,原本以为这辈子她都不会再踏进婚姻的殿堂,没想到短短几个月的时间,

从民政局出来,夏依依总觉得似在做梦一般,双眼盯着手中的红本嘴角泛起点点笑意,原本以为这辈子她都不会再踏进婚姻的殿堂,没想到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她的名字前面已经冠上他人的姓氏,现在想起来总觉得有些戏剧化,不过她却很高兴被冠上的姓氏是慕。人生太过漫长,谁也不能预料未来会发生,但只要身边的那个人是他慕亦寒,她便甘之如饴。抬起头,夏依依看着那车窗外那并不是很熟悉的街道,不由疑惑出声:“不回家吗?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回家。”驾驶座上的男人转头看了她一眼:“回我们的家。”夏依依一脸茫然……慕亦寒低笑出声:“夫人,我们已经结婚了,难道不应该回去见见公公婆婆吗?”乍一听到要见家长,夏依依愣了愣,条件反射的开口:“现在?可我什么都没有准备,这样去好吗?”“你只要把你自己准备好就可以,其他不用操心。”“可是……”“怕了?”慕亦寒挑了挑眉:“现在怕似乎已经来不急了。”话落,车已经在一栋独立的别墅门口停下,眼看着这才停下,便有人迎了上来,脸上还带着欣喜激动的神情,看这样子似乎早就知道他们要过来,这是特意等在门口了。夏依依转头瞪了一眼架势座上的男人:“慕大首长,你还就真不怕我是那个逃兵吗?”“我的手下从不出逃兵,也决不允许有这种可能。”慕亦寒忽然俯身:“不过慕夫人要是想为为夫刷新一下新纪录,为夫很乐意夫人成为那个例外。”这近乎溺爱般的纵容带着一股笃定的自信,自信她不会真的当那个逃兵,这份吃定她不会逃跑的自信让夏依依再次瞪了他一眼,这行为也太恶劣了吧。忽然抬头就在他俊逸的脸颊上咬了一口,但并没有用太大力,因为还是有些舍不得:“去就去,要是捅了篓子你负责收拾。”慕亦寒微微扬唇敛去眸底的算计,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含笑着说:“放心,有我在,任由你横冲直撞,无法无天。”“……”夏依依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心里却是因为他刚刚那句话泛起小小的甜蜜。站在车门外等候的老管家目不斜视,可余光却时不时的瞟向车内,看到当下这一幕,不由会心的笑了,这么多年了,似乎还是次看到少爷笑得如此开心,心底对夏依依越发的恭敬和喜爱。夏依依推开车门,夜色早已笼罩了整个天敌,繁华的夜色璀璨迷离,她突然开始有些期待,他们婚后的日子,想必一定如这璀璨的灯光绚丽多彩!慕亦寒也紧跟着下了车,吩咐一旁的人将车里的东西拿进屋,看着那一堆礼盒,夏依依不得不在心里腹诽一下慕亦寒这只腹黑的狐狸。见他们下了车,管家笑呵呵的迎了上来:“少爷回来了,这位就是少夫人了吧!你好,我是这里的管家,少夫人你唤我王叔就行了!”“依依,这是慕家的老管家,王叔叔!关叔,这是夏依依,我的新婚妻子。”“少夫人好!”“王叔好!”客气而礼貌的见礼。“好的,我们进去吧,大家都等着你们俩回来呢……”王叔看着小两口,几次欲言又止,神情隐隐有些担忧。“王叔,是什么您老就说吧。”慕亦寒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王叔,出声道。王叔看了一眼夏依依,凑近慕亦寒耳旁低语了几句:“少爷,皇甫少爷和皇甫小姐也来了。”慕亦寒眸子一瞬间便得阴沉,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王叔你先把东西拿进去吧,我跟少夫人待会就进来。“怎么了?”夏依依看着慕亦寒的神情,隐隐有些担忧,疑惑的询问出声。“没事。”见他不愿多说,夏依依也没继续问下去,等他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慕亦寒带女人回西山壹号院见家长,虽然是慕家的家事,却有一大帮子人不愿错过。一大早接到慕亦寒电话的申屠浩立刻通知所有的人,所以当夏依依跟着慕亦寒踏进慕家大门的时候,她顿时瞪大了眼,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她如果早知道接下来面对的会是如此大的阵仗,她一定不会让自己一时被美色所迷惑,只是不知道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急,拉了拉慕亦尘的手臂,于是小心的问:“要是我突然后悔了,临阵脱逃会被记过处分吗?”“恐怕不行了,他们已经都看过来了,就算我想让你临阵脱逃似乎也不行了,慕太太,为了不让为夫在结婚的天就开始独守空房,就只能靠你了,还请夫人多多努力。”“慕亦寒……你吃定我了是不是?”“是夫人你吃定为夫了,别紧张,只是见个面混个脸熟而已,不然走在路上一家人不识一家人,日后岂不尴尬。”“你也要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啊!”“我要是早告诉你,你现在还会跟我站在这里吗?”只有现在让她知道,才能无路可退,否则短时间内甭想带她回慕家了,搞不好婚礼都不知道要推到何年何月。他可不想再等下去,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久到自己都快忘了,要是可以,他恨不得立马就将他风风光光的娶进门。“事后再跟你算账。”贝齿轻咬嘴唇,夏依依深吸了口气紧张的攥紧了手。“别紧张,就像面对你病患的家属一样,平常怎样现在就怎样,嗯?”沁凉的薄荷气息扑鼻而来,略显凉薄的手缓缓牵过她的柔荑握入掌心,一股安心的感觉油然萦绕在心头,淡雅的嗓音从头顶缓缓传来。抬头看向身边的人,忽然惊奇的发现有一丝丝不对劲,良久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忽然凑上前去,半笑着调侃:“慕亦寒,你也在紧张吗?”慕亦寒看着眼前忽然一改之前紧张,那眼底明显的调侃让他微微一笑,宠溺的坦然出声:“只是有一点担心人太多,你会招架不过来!”慕家听到他要带女朋友回来见家长,可谓是空前热闹,连除夕夜也不见得有这般热闹,现在一大群人就等着他带人回来了,他又怎会不担心!“怎么?是不相信你夫人的魅力吗?”夏依依被他握住的手紧了紧,深邃的眸光里闪烁着对她的信任和坚定,她淡淡的扬唇一笑:“不是还有你吗,我们进去吧,大家都在等着。”“恩,我会一直都在。”慕亦尘轻抚了抚夏依依的脸,温柔的神情似乎要将她给淹没,良久收回手,将她抱紧怀里,呢喃出声:“依依,不管发生什么,记得永远都不要松开我的手!我们进去吧!”转过身,他带着她踏进了那道门槛。两道身影出现在客厅的时候,满客厅集聚的人,全数把目光放在了他们身上……正中间靠落地窗的主座上,老司令拄着拐杖看着他们,沧桑而慈爱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慕振国夫妇两目光落在两人身上,带着隐隐的欣慰和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整个屋子里的气氛因两人的到来变得热诺起来,却又似乎并不那么热诺,这一切的来由都是因为那坐在老司令身旁的皇甫两兄妹。当夏依依看到那两道熟悉的身影时,慕亦寒先前那奇怪的举止和言语便得到了答案,那被慕亦寒握住的手掌反手握住他的,力道也重了几分。感觉到身旁人儿的变化,低头间便对上她看过来的视线,只见红唇轻启:“老公,放心,我会保护你的。”那软软舒适的嗓音让他冰寒的气息顷刻间化为虚无,心里暖流淌过,不由轻笑出声:“那我就把我自己交给夫人了,夫人可得对我负责。”原来幸福如此简单,一句简单的话,一个不经意的动作,便可以深深牵动他的心。“没问题!”夏依依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神情让一旁的慕亦寒忍俊不禁,却又被感温暖。慕亦寒拉着夏依依走了进去,先前因为面对这么多人生出的压力和紧张隐隐因为皇甫兄妹俩消失殆尽了,这是不是还得感谢他们两个了,夏依依不由觉得有些好笑。慕亦寒扫了一眼皇甫兄妹二人,暗暗握紧了她的手,像是给她鼓励一般,抬眸看向主座单人沙发上的老爷子和旁边的慕振国夫妇两:“爷爷!爸!妈,我们回来了。”转头看了夏依依一眼,把她介绍给在座的众人:“这是夏依依。”顿了顿,他又给夏依依介绍:“依依,这是我爷爷,这是我妈,我爸,现在也是你的爷爷,爸妈了。”“这两位是我姑父姑母,还有他们的女儿倪兒,你见过的,至于其他人就不用我多做介绍了吧!”抬眸的时候,对上皇甫琳阴沉的眼神,没有多做停留,夏依依礼貌的俯身跟沙发上的慕老爷子等人打招呼:“爷爷好!爸妈,姑父姑母你们好!”皇甫琳目光落在那揽在夏依依腰间的手臂,秀眉轻蹙,脸色阴郁,极力掩饰着自己此刻翻涌的情绪。在得知慕亦寒要带这女人回家时,她时间便冲到皇甫宇的书房,吵着要过来,如今看到这一幕,更是火冒三丈。皇甫宇的视线仅在她进门时瞟了一眼便收回来,原本他是可以拒绝皇甫琳的要求不来的,可不知为何却答应了,也许是想看下慕亦寒是否真的这般果决,又或许是其他……可是当他看到她身影出现在自己视线时,他却发现那些原本他认为的理由仅只是借口罢了,他终究只是想来看她一眼,看她身上的伤是不是好了,是否安然无恙了,曾几何时,她在他心里竟处于这样一个位置了,打心底有些排斥,不愿承认。在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一股怪异而憋屈的心情涌上心头,看到她依偎在别人胸膛,巧笑嫣然的模样,竟如此让人嫉妒发狂!嫉妒?!呵呵,似乎他真的是在嫉妒……慕亦寒眼角的眸光一直落在皇甫宇两兄妹的的身上,如今看到皇甫宇那淡漠的而怪异的神情时,慕亦寒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嘴角依旧噙着淡淡的笑意,但那笑意却顿时变得凉薄,搂在怀里的人儿腰间的手更紧了几分。皇甫宇目光落在那腰间的大手上,忽然勾唇,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手中的杯盖轻轻敲击着杯口。果然,这个世界上了解我的人,还是你……慕亦寒!微微挺直脊梁,夏依依直接忽略掉那从右边射过来两道阴暗的视线,躬身见礼,伸手接过身后王叔手中接过一个礼盒,礼貌的笑着开口:“爷爷,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希望爷爷您会喜欢。”视线平齐,缓慢的对焦在主座上的老爷子身上,慕老司令的照片她以前在爷爷的旧相册里看到过,没什么多大的变化,整个人看起来比照片上显得精神,也更加的和蔼可亲。老一辈的老红军,即便远离了战场远离了部队,也还是喜欢穿旧式的浅绿色短袖军衬衫,这一点倒是跟她爷爷一样,不管贫穷还是富贵,对于生活依旧保持着过去年代里的简朴,衣服即便洗的发白了也还是不舍得扔。慕振国夫妇两只是点了点头轻应了声,没开口说话,对于眼前这个小丫头他们可以说完全不陌生,虽是次见面,但对他们来说却是在十年前便知道她的存在,如今看到她站在他们面前,说不出是欣慰还是其他。不过他们却是衷心的欢迎她的到来,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看了几眼,眼中难掩对夏依依淡淡的欣赏,即便在如此情况下还能这般淡然自若,就不是常人能及。看来他们这儿子不管是在选兵还是选伴侣上,眼光都是极好的,只是,哎……罢了,罢了,为了以后他们还能在有生之年抱上孙子,看来以后的日子终归是不会太平了……“丫头,一家人还这么客气,你能来爷爷就很高兴了,只要是你送的爷爷都喜欢!”老爷子精锐的目光扫了一眼皇甫两兄妹一眼,笑着接过夏依依手中的礼盒,和蔼的笑容无形中缓解了她的压力。慕老爷子声音洪亮有力,这话不知是说给夏依依听的还是说给别人听的。夏依依又怎会不知道慕老爷子对自己的维护,看着跟自己爷爷一样和蔼慈祥的老爷子,夏依依柔柔扬唇浅笑,心下一阵感动,上前在慕老爷子身前蹲下,眨了眨眼,一脸俏皮:“爷爷不好奇我给您送得什么吗?”“你这丫头!”老爷子没好气的笑了笑,一脸慈爱:“还给爷爷买关子,小心待会礼物不合老爷子我的心意,给你脸色看。”“您一定会喜欢,这可是我宝贝了多年的东西,我家那位您的战友可是心心念念惦记着,您要是不喜欢,那我只好送给我爷爷了。”“哦,那我倒要看看了,能让那老东西惦记的绝不是凡品。”慕老爷子好奇心瞬间被吊起,他倒是有些开始期待了。夏依依在老爷子期待的目光下将礼盒打开,指尖打开锦盒,赫然映入眼帘的是由红木打造而成的两个棋盒,棋盒上面雕刻着精致的花纹,就光那雕刻的手艺也可看出其中的不凡,更别说那由天蚕丝软稠做成的棋盘了,棋盘的线脉都是用的金丝线勾画,针脚仔细,绣功堪绝。当老爷子伸手打开棋盒时,里面黑白棋子映入众人眼前,黑白子皆是上等的纯玉,大伙都有些惊呆了。黑子墨玉,白子暖玉,玉质晶莹剔透,都是泛着淡淡的光华。这样的两种玉本来就是世间难求,更何况凑了这么一副棋子,更是价值难以估算,这样的棋盘再配上这样一副价值连城的棋子,不可谓不是中的。回过神来的慕亦寒浅淡的扬起嘴角,深邃的眸光潋滟温柔,原来他的小妻子还藏了这一手,连他都不知道,还真是……众人回神之际,一个身影豁然凑了上来,伸手拿起一颗棋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良久挤出一句让夏依依苦笑不得的话:“嫂子你是去抢银行了吗?!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好玉,你居然拿来做棋子,你可真舍得!”“好棋盘配上好的棋子,下棋的心情也会变得不一样。况且有些东西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只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和追求罢了。”夏依依淡淡一笑,那谦逊淡雅深得众人的心,当然除了除了皇甫琳之外,都对之十分欣赏,就连慕亦寒都忍不住暗自赞叹,脸上尽是自豪和骄傲,得妻如此夫妇何求。夏依依没有理会身旁的人目光,仍旧看着慕老爷子,询问出声:“爷爷对这份礼物可还满意?”“满意!满意,简直是太满意了,丫头你费心了!”慕老爷子高兴的盯着眼前的这副棋,那中期十足的笑声在客厅里回荡:“难怪那老头子心心念念的惦记着,果然是个宝贝,我得找那老头出来下下棋,要是看到这个,那表情铁定精彩。”夏依依无奈的笑了笑,看来她书房里的那套珍藏多年的文房四宝是跟自己缘尽了,应声道:“回头我会给爷爷打电话通知他一声,他老人家要是知道,肯定很高兴的!”周围一众人看着眼前这副棋,就连不会下棋的人也眼馋的很,先不说现在像这样天然的没有丝毫瑕疵的两种玉有多难得,就算有恐怕也不会将它打造成棋子吧。“哼,不就是一副棋子!”突兀的一阵嘲讽声打破的原本的平静:“现在就爸妈的叫,夏小姐不会觉得太早了吗?”慕老爷子目光沉了沉,刚欲开口之际,只见蹲在自己身前的小丫头拍了拍他的手,缓缓起身,于是收回目光,继续把玩着手中的棋子,心底还不时的感概着真是个好宝贝啊,真是越看越喜欢。夏依依悠悠转身,回到慕亦寒身边,伸手从他的大衣口袋里拿出刚刚从民政局登记的红本在手中翻看了两下,一脸无辜的抬头看向身后的男人:“老公,难道我刚刚的称呼错了,应该叫公公婆婆才对?”“怎么叫都一样,夫人你喜欢就好。”慕亦寒爱极了她这副模样,从不知她还有这样可爱调皮的一幕,让他恨不得将她抱紧怀里狠狠的吻她,只是现在场合不允许,只好伸手将他揽进自己的怀里,甚是配合:“不过公公婆婆,绕口又不好听,还是叫爸妈来得好听。”“恩,那就听老公你的,还是叫爸妈好了。”慕老爷子忍俊不禁的扫了夏依依一眼,难怪尹家那老头对她疼爱的紧,果真逗人喜欢,这性格太中意了。慕振国夫妇俩一扫之前的担忧,嘴角隐隐泛起笑意,只要他们小两口过得好,他们做父母的没有不支持自己儿女的道理,如若真的是有人要阻扰他儿子的幸福,他们个不让,管他天皇老子也不行!区区一个皇甫家,他慕家还不至于怕成连自己儿子的幸福都维护不了。皇甫琳猛的起身冲到他们跟前,不敢置信的看着那鲜艳刺眼的红,双目被水光染红,像是遭到了极大的背叛一般,冲着慕亦寒咆哮:“你结婚了?!你居然结婚了?!不,你只可以跟我结婚,谁都不可以!不可以!”伸手就欲去抢夏依依手中那让自己发狂的东西,连带着恨不得将夏依依给碎尸万段,慕亦寒是她的,只能是她一个人的,谁都不能从我身边抢走他,谁都不行!慕亦寒将夏依依拉着自己身后,冷冷的挥开那冲上来的身影,那力道之大让皇甫琳踉跄的后退了几步,却不死心的再次冲了上来。慕亦寒挥手,让人将皇甫琳给拦了下来,静若寒潭的目光看向那坐在沙发上面对这般景象仍旧品茶的身影,声音一如往常温润的响起:“你若是还想坐在那里看戏,我不介意让这场戏更精彩一点。”饮尽杯中的茶,皇甫宇缓缓起身,扫了一眼那被人拦下的身影,徐徐上前……见慕亦寒点头,那些人退开,皇甫琳通红的眸子看向眼前的人,哽咽道:“哥,我不能没有他,你帮我把他抢回来好不好?”‘啪!’始料未及的巴掌声响起,皇甫宇转身,不再看身后的人,听不出喜怒的声音传出:“别忘了你姓什么,若是你想不起自己醒什么,那从此以后你便不再是我皇甫家的人!”皇甫宇头也不回的朝玄关门口走去,经过慕亦寒身边时忽然停了下来,目光淡淡扫了一眼站在她身后的夏依依:“他的身后是天堂还是地狱我会让你好好看清楚?”夏依依凉凉的目光直视皇甫宇,扬唇勾起一抹绚烂的笑容:“天堂也好,地狱也好,只要是他,我就愿意一直站在这里。”“好,果然是让我刮目相看的女人!”话落,皇甫宇不再停留朝门口走去,消失之际,森寒的嗓音徐徐飘来:“慕亦寒,希望不要让我太失望,否则这场游戏就不好玩了。”“夏依依,你别高兴得太早,我不会让你如意的!”皇甫琳咬牙狠狠瞪了夏依依一眼,转身快步离开了慕家别墅。“好了好了,人都走了还看什么。”老爷子适时出声打破了在场低气压:“振国你找时间跟夏家里联系下,这证都领了,选个吉利的日子把你们俩的婚事给办了。叫张妈准备好晚饭,丫头陪爷爷到书房里下盘棋。”闻言,夏依依转头看了慕亦寒一眼,见他淡定的朝自己眨了眨眼,便转身跟着老爷子离开了客厅。来到书房,老爷子直接让夏依依坐下,拿出棋盒:“白子还是黑子?”夏依依随着老爷子抬步走到桌前坐下,伸手接过老爷子手中装着白子的棋盒,轻启红唇:“就白的吧,爷爷可得手下留情了。”老爷子摆好棋盘,笑道:“不要说老头子欺负你个小娃娃,我让你先,如何?”“那就多谢爷爷了。”夏依依扬唇并没有推却,这看似谁先谁后没有多大的关系,可往往在绝路边上,就是这一步而定胜负,她虽不在乎这结局谁赢谁输,但长辈既然让了,她岂有不接受之理,不然岂不白白浪费了爷爷一番心意。伸手去抓棋子,白子暖如骄阳,黑子清凉如水,夏依依正欲落子之际。老爷子手中把玩着一个黑色的棋子,忽然出声道:“丫头,可会摆玲珑棋局,我们摆摆看如何?”话语虽是询问,他却并不担心眼前这丫头不会,连对棋子都这般用心之人,又怎会不知道。夏依依点头,落子直接摆下了珍珑棋局的开局,所谓珍珑棋局看似是平淡无奇的一局棋局,却处处玄机,如九连环一般,环环相扣,可见开创此棋局的人定是有经天纬地之才,果然心思玲珑,称之为玲珑棋局果然不为过。次见到此局时她便为之震撼,这些年下来却一直未能解开此局,不由浅浅一笑:“爷爷可有破解之法?”“没有,丫头不如今日我爷孙两破了此局如何?”“我尽力。”两人很快的便将珍珑棋局摆了出来,夏依依手指随意的拨动下,一颗白子移位,这看似简单的一步,却将刚刚摆好的玲珑棋局瞬间被打散。老爷子眸光闪过一丝诧异,眼底满是赞赏,黑子紧跟着挪动了下,那被打散的棋局顷刻间又还原了。如此几个来回,瞬间便成了僵局,老爷子目光看向对面那依旧面不改色,一脸闲适淡雅的小丫头,眼底的赞赏更是浓郁了几分,对着她笑道:“丫头若是如此循环下去,这棋可就破不了。”夏依依指尖轻轻的敲着桌面,眉眼微凝,似是沉思。许久,莞尔一笑,伸手拿起棋盘上一颗棋子落下,抬头:“爷爷,这棋局可算是破了?”老爷子低头看向棋盘,眸光微凝,久久不动。半响,不由大笑出声:“好!好!好!”一连三个好无不彰显着此刻老爷子大好的心情,没想到他大半辈子一直没有勘破的棋局如今却被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丫头这般给破了。那笑声连在一楼大厅的众人也隐约能听见,大伙面面相觑,目光看向二楼书房的位置,不明所以。直到老爷子跟夏依依再次回到大厅时,也仍旧能看出老爷心情大好,只是疑惑也随之更深了,究竟是什么让老爷子如此开心。脚步声传来,慕亦寒缓缓转过头,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身影柔柔一笑,刚靠近,夏依依耳旁传来他好奇的询问声:“你刚刚做了什么,爷爷如此开心。”“没什么,输了盘棋而已。”夏依依轻声回应,回想临下来之际与老爷子的对话。“这般可会后悔?”老爷子看向夏依依。她不甚在意地一笑,清声道:“不到关头,究竟谁赢谁输还太早,谁又能肯定的说刚刚那一步定是输棋而不会变成赢棋了,真要到了那一步,毁了又如何?”顿了顿,夏依依轻扬声音再次响起,温婉却异常坚定:“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以前我只为一人而活,那便是我自己。如今,我依旧只为一人而活,那便是慕亦寒!”老爷子看着夏依依,这一刻似乎时间都静止了一般,看着那瘦小的身影此刻散发的光芒尽是让他有些晃了神,良久,再次笑出了声……“爷爷……我……”夏依依看向心情大好的老爷子,张了张嘴,却又忽然没了声音。“丫头,现在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就直接说,不用吞吞吐吐,爷爷是个粗人,将来若是亦寒那小子对你不好让你受委屈了,你直接跟爷爷说,爷爷替你收拾他!”老爷子说话同时,还挥手做抽打的样子,顿时让夏依依那点犹豫和忐忑消失无踪。“爷爷,我的过去和皇甫琳是不是都给慕家添麻烦了,我……”“丫头,说什么傻话,你是我慕家人,一家人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再说这样的话爷爷可是要生气了。”老爷子上前拉住她的手,慈爱的轻拍了两下:“丫头,早在十年前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成为我慕家人,不为别的,只因为我知道亦寒那小子的性格,爷爷很高兴你能成为我慕家的人,成为我的孙媳妇。”轻笑了声,老爷子安抚道:“至于皇甫琳的事,你不用放在心上,那丫头只是一下没想通而已,等她想通了自然就没事了。况且慕家又不是泥捏的,爷爷只希望你和亦寒能好好的,其他的都不用想,只管跟亦寒那小子幸福就好,知道吗?”深吸了口气,夏依依感激的看着老爷子:“爷爷,谢谢!”“傻孩子,谢什么!”老爷子笑了笑,收回手:“走吧,要再呆下去,那小子恐怕会跑上来找我要人了。”忽然被老爷子调侃,夏依依脸上爬上一抹嫣红,轻点了下头,跟在老爷子身后出了书房。直到回到客厅,老爷子脸上始终都还挂着笑,这样更是让人好奇刚刚在书房里发生了什么。慕亦寒也满是疑问,不过虽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不过这样的结果是他乐见的,看来对自己这个小妻子他还不够了解,每次都让他有不同的惊喜,不过他却很喜欢这样的惊喜,他有一辈子的时间来慢慢发掘。慕亦寒微微扬唇,俊彦的脸上难掩淡淡的愉悦。一旁的倪兒忽然凑了上来,挽着夏依依的手,一脸崇拜:“小夏姐姐,你真的只输了一盘棋外公就这么高兴啊?怎么我天天输,就不外公高兴还总是骂我笨了?”花羽杉见状,忍耐不住的调侃起来:“丫头,你可不能叫姐姐,你得叫嫂嫂,况且你个小丫头能跟你嫂嫂比吗,你嫂嫂输棋那叫输的有技术,而你就是笨输的,肯定要挨骂。”倪兒可爱的小嘴撇了撇,哼声道:“你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亦寒哥哥的棋艺是外公一手教出来的,你每次跟亦寒哥哥下棋都没有赢过。”“小丫头,翅膀硬了啊,看哥哥我不收拾你。”花羽杉磨拳霍霍,故意板着一张脸伸手就朝倪兒的方向扑去。倪兒惊呼着躲到夏依依身后,左躲右闪间还不时的语言刺激对方:“花羽杉大叔,你为老不尊,仗着自己年纪大,欺负我一个小孩子。”花羽杉眼角突突跳了几下,有些哭笑不得,为老不尊?年纪大?他有那么老吗?咬牙恶狠狠的道:“小丫头,大叔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为老不尊。”倪兒闪身躲开,忽然朝着一直坐在沙发上闲适的翻着杂志的身影扑了过去,看了身后的花羽杉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便钻到席霖枫怀里,稚嫩的嗓音带着隐约的鼻音,撒娇的控诉:“枫哥哥,老七又欺负我了。”席霖枫笑着揉了揉倪兒的头顶,似是极其无奈般:“你呀,又调皮。”倪兒嘟了嘟嘴,弱弱的反驳:“才没有。”“喝点水。”放下手中的杂志,将怀中的人儿轻柔的拉起来坐好,端过桌上的茶杯递到她嘴边,顺势喂她喝着茶,目光看向那朝沙发走来的花羽杉,闲聊般出声:“前段时间在香山偶然遇见了花爷爷,他老人家跟我问起了你,还有你那些绯闻女友的事情,说要我跟你说说,要是有对象了就早点带回家,看花爷爷的样子是急着要抱重孙了,看来我得找时间打电话约花爷爷出来喝杯茶,好好聊聊了。”“……哥,我错了行不行?你就饶了我吧?!”夏依依抬头,轻笑出声:“原来还有人比你还狡诈,这一招真是绝。”“夫人,狡诈这两个字我可担不起,不过为了把夫人拐到我的户口本上,狡诈一回也无妨。”慕亦寒搂着她在沙发上坐下,继续道:“你可别看老五一副儒雅贵公子,一脸无害的样子就被他骗了,我们当中黑的就是他了,我们的敌人往往还有出手与你一战的机会,做他的敌人往往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一句话,要么不玩,要么玩死你。”看到慕亦寒过来,花羽杉苦着一张脸控诉:“四哥,你别有了老婆就忘了兄弟,兄弟我正在水深火热中煎熬着,你也伸手解救下啊……”慕亦寒耸了耸肩,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我可不想被老五惦记着,劝你早点弃械投降,早死早超生。”“你……”花羽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哼声道:“果然有异性没人性!”“你这小子!”而一旁的慕爷爷听到这里忽然笑着开口,看向花羽杉语重心长的道:“从小就跟个泼猴似的,长大了更是脱缰的野马,一点不让人省心。你也老大不小了,是该找个对象来管管你了。”“爷爷,我还年轻,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才不想这么早就将我大好的年华给埋葬了。”“老七,你这样说我就不赞同了,虽有传言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那是因为遇到的人不对,遇到的人对了,即便是坟墓,那也是幸福的殿堂,并且甘之如饴。”慕亦寒话落,伸手将夏依依搂紧怀中,两人相视一笑,笑得满眼深意,那神情简直是羡煞旁人。慕振国夫妻两听到儿子这一番感慨,顿时都轻笑了声,这一刻,他们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夫妻俩互看了眼,欣慰的眸子中那抹坚定愈发的浓郁。此时即便是花羽杉也忍不住有些羡慕,却还是嘴硬的不承认,身体打了几个冷颤,撇嘴:“那是你,我一定不会,为了一颗树放弃整个森林,我可不做那傻子!”“等你遇到那个让你变得自私,恨不得将她时刻都绑在身边的女人时,我会将你今天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她的。”慕亦寒那神情不似开玩笑,正因为如此才惹的怀中的女人不由笑出了声。夏依依捏了捏他的腰,轻嗔道:“你真毒!”“谁让他在我们新婚的天说这样的话。”慕亦寒轻笑了笑,柔柔的摸了摸她的头:“走吧,吃饭了。”

防城港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哪家研究院治性病
通化癫痫医院哪家好
淄博看癫痫病哪里医院
深圳如何治疗阴道口瘙痒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