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黑暗血时代 千一百八十一章 快逃!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法律

黑暗血时代 千一百八十一章 快逃!楚云升刚一出现在星空中,便被乌怒人捕捉到,但它没有进攻,反而像是知道了年轻人的意图,疯狂地挣扎起

黑暗血时代 千一百八十一章 快逃!

楚云升刚一出现在星空中,便被乌怒人捕捉到,但它没有进攻,反而像是知道了年轻人的意图,疯狂地挣扎起来,试图摆脱强大的引力束缚。

要摆脱束缚,就先得解决十六道源门的组合态,十分的复杂,否则摆脱一次,立即就会被再一次捕捉束缚起来,没有尽头。

年轻人指挥下的源门之法与引力畸变配合的天衣无缝,就是暗物飞船,也不得不在宇宙物理规则下暂时无法脱身。

楚云升在十六源门之法在引力畸变场中开辟的“安全通道”,快速飞往巨大暗物飞船的下方。

石头状封印生物隐隐浮现在符文之上,它每出战一次,自损亦极为严重,现在勉强能够保证楚云升闯入无数小阴影重叠下的空间,但无余力保证再将楚云升安全地送回来。

因此,如果戥不及时发动攻击,要么楚云升只能躲在零维中,看着身体渐渐死亡,要么就必须使用灵蕴,进行“清场”。

他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制衡戥的办法,能用的就是指挥权,如果戥失约,便立即解除他的指挥权。

这道命令在他离开弭娅战舰的时候,已经发给了总联军主舰。

暗物飞船十分庞大,像是一个椭圆星球一样横亘在空旷的星空中,楚云升的身形便如蚂蚁一般,在它的周围“爬行”。

在他即将要达到暗物飞船影响范围的边缘时,乌怒人所控制的老冷星舰队与它都闪烁着一道道红芒。不计其数的物质被激发在黑暗的星空中,像是一场绚丽的色彩雨。

椭圆体的暗物飞船在正常的视觉中是不可见的,如果关闭作战支持系统。那么在楚云升的前方,除了老冷星舰队,看起来空无一物,而实际上,它像是一个“幽灵”一般就站在那里。

通过作战系统,楚云升立即发现暗物飞船像是扭曲的肥皂泡沫,在星空中不断地拉长或者变形。连同它笼罩下的老冷星舰队也变得奇幻与不真实起来。

“它们想要牺牲自身,减少质量,强行摆脱!”

戥的声音。透过作战系统,向楚云升传来。

楚云升皱了一下眉头,正要继续向前,就听到戥又飞快说道:“来不及了。它们知道了我们的意图。我们现在必须马上启动引力子风暴,您放心,我一定会拉你回来。”

楚云升此刻还没有闯入对方的范围分界线,二话不说,立即飞速往回后退。

战争中战情变化莫测,上一刻,和下一刻,在极端的时候。甚至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

楚云升也没有懊恼无功而返,他必须尽快撤回去。以防止被什么引力子爆炸所波及。

在他掉头的时候,舰光旋转球体的中心膨胀开来,似乎有一道膜被迅速地吹大,接着,“球体”以及附近的总联军在楚云升的眼里,仿佛突然深深凹陷入“平面”的星空之中,与他之间的距离忽地变得遥远起来。

但实际上,总联军并没有往后退,后退的难道是空间?

楚云升怔了一下,引力大到一定程度可以扭曲空间,基本的知识他还是知道的,但没有想到就发生自己的眼前。

暗物飞船与乌怒人疯狂地抛洒物质彩色雨,星光在越来越凹陷的空间中,变得不可捉摸起来,像是老式黑白信号仪上跳动的光迹,连续中跳跃,将平常光子无法肉眼观察到的微观波粒二象性,神奇地展现在宏观的世界中。

物质运动的“历史”,在巨大引力中,以拖延轨迹的形式残留在空间里,组成一道道正常空间中不可见的“世界线”。

时空效应在此刻显得极为壮观与美丽。

随着舰光旋转球体的进一步深陷,楚云升周围的一切都发仿佛扭曲起来,星光的轨迹像是蠕动的蚯蚓,一条接着一条,跳跃在黑暗的世界背景上,让楚云升产生一种奇妙的错觉――

如果引力再强一点,它们会不会变成“条纹”?

当然那个时候,他的物质身体将已经被完全扯碎,不可能看见,除非从零维中观察到,但零维在物质身体消散后,亦不能存在。

楚云升还在继续向着总联军方向飞行,前行的道路变得极其艰难,越来越遥远,每飞出一步,道路就会变得更加的遥远,永远也追不上似的。

光线被扭曲,时间仿佛也变得缓慢起来。

这个时候,楚云升隐隐地意识到,自己对总联军的那段解释理解有误。

那个叫戥的外星生物,不是要将暗物飞船“吹走”,吹过一段空间的距离,吹到敌军的阵营,如此理解,显得有些幼稚,仍然是平面的战争思维。

戥不是要将它“吹”走,而是要将它“吹”向未来!

如果在这个时空里我打不过你,那么就将你推到未来的时空去。

这或许才是星空之战!

脑袋绕不过弯来,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冷星舰队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这一段极度扭曲的时间,在楚云升的角度看来,并不算太长,但在外部看来,却仿佛过去了很久。

他首先看到总联军从凹陷的另外一头脱离出去,外面的世界仿佛也成了老式黑白电视机,以快键地方式漫天飞舞着来来往往的战舰,速度极快,有的甚至一闪而逝。

接着,他收到了一段短促的信号,这段信号由总联军发来,为了确保楚云升能够收到,不至于因为穿过引力畸变区时间变慢而转瞬而逝,它们个字就花费了十几天的时间重复持续发射。

但终达到楚云升这里,便成了一句极为短促的波动:“我们马上拉您出来!”

楚云升此时还在向凹陷的尽头飞赶。不管道路有多远,靠近一点是一点。

大约十几分钟后,凹陷尽头仿佛伸入一只无形的“手”。由十六道源门之法组成,在“通道”中“摸索”了一下,然后“抓”住了楚云升,猛地往外收回。

星光轨迹跳跃,头顶战舰飞逝……

楚云升仿佛奔跑在时间的轨道上!

几分钟后,整个世界恢复平静,远处的战舰不再飞奔。星光不再跳跃,永恒般地固定在星空之上。

回头看去,引力子风暴空间中。暗物飞船与乌怒人正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抛洒着色彩雨,像是定格一样,静止在星空之中,一格一格地迟缓地变动着。

十六个源门生命早已经累瘫在太空之中。仿佛经历一场漫长的“拔河”比赛。浑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抽空。

“它们连续施展源门之法已经接近三个多月。”年轻人带着紧张的声音传来,试图解释道:“当时如果不立即发动爆炸,暗物飞船与乌怒人就会挣脱逃走。”

没有等楚云升回来,它就立即果断地发动了引力子风暴,将楚云升也差点困在出口的位置,如果不是它一直在组织拉楚云升出来的布置,总联军差点已经将它的指挥权剥夺。

楚云升没有说话,他心中清楚。他真要陷在里面,一时出不来。总联军未必就会解除戥的指挥权,现实已经证明这个外星生命的能力,他不能出来的话,还解除掉戥的指挥权,灭绝掉一丝希望……这么脑残的事情,总联军肯定不会做

也就是说,这个外星生命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都主动地放弃了真正夺权的机会。

但楚云升也不能说自己不介意,这不是大度不大度的问题,这种事情可一不可二,这一次是拉他出来了,可能是因为总联军还想着他这杆大旗,下一次呢?

所以,他干脆不说话,以冰冷的沉默回应戥,以及整个总联军。

没人知道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一时之间,没人敢和他再说话,生怕引火烧身,他这个前储,次来到总联军,可就是以杀源门不眨眼的形象出现的。

紧张的气氛中,无人敢说话,一片的安静,但战事急迫,不能耽搁,楚云升自己也知道,可惜就是没人敢和他再说话……

身在弭娅战舰中的拔异,这个时候只好冒头出来说道:“老板,虽然没有能够达到预想的目的,但乌怒人和暗物战舰现在也暂时失去了威胁能力,您还是过来一趟吧,敌军在这段时间里,出现了异动。”

楚云升身形一动,飞向拔异发来的坐标。

在他离开静力原地的瞬间,星空中的信道中,仿佛一下子有着数不清的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年轻人也似乎松了一口气,等待楚云升出现在暗舰之中,他马上展开一幅动态的星图,道:“三个月前,发现后方敌军大规模异动。”

楚云升看了一眼,星空中,繁如星辰般的光点集体像是疯了一样的飞来,心中顿时一沉:“它们发起总攻了?”

年轻人道:“原先我们也是这样判断的,但后续几天,等到更多的光辐射传来,情况似乎又有些奇怪。”

说着,他将动态星图反复回放,将其中的细节,以通俗的标识展现出来。

楚云升立即可以看出敌军飞来的路线虽然是朝着左旋总联军这边,但是毫无规整,毫无组织一般,尤其是有的飞船速度极快,却没有停下来等待友舰,仍在拼命地加速全力飞行。

“怎么回事?”楚云升看了相反方向的拦截敌军,也是朝着它们这里过来,但看起来就有组织有条理得多。

年轻人用立体图线将四空中的敌军区分开来,道:“拦在我们冲入暗域的敌军区域,表现正常,应该是在发现我们“内乱”之后,决定前来乘机攻击;后方追击的敌军区域在距离上,也应该能够发现我们的内乱,但表现的极其疯狂,不合常理。”

楚云升皱着眉头看着那些疯狂光点之后黑暗的星空,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在追杀它们。

“逃命!”年轻人突然说了一句。

楚云升立即沉声道:“往哪里逃?我们现在被围在重重敌军之中。”

年轻人也意识到自己的歧义,马上道:“我不是说我们,是说之前破解的一道敌军信号,它们似乎是在通知其他人逃命!”

楚云升心中咯噔一下,再次望着疯狂而来的敌军背后的黑暗星空。

这时候,总联军的一次巡天侦测数据了发了过来,还来得及没有形成图像,仅仅是原始的数字。

年轻人却顿时语气大变,极度惊恐地说道:“快逃!!!”

未完待续。。i752

四川治疗牛皮癣费用
来宾白癜风治疗费用
台州白癜病医院
四川治疗牛皮癣医院
来宾好的白癜风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