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汉武帝的独尊儒术背后是赤裸裸的权力斗争

2018-11-01 10:36:43

汉武帝的“独尊儒术”背后是赤裸裸的权力斗争

儒术独尊,并非历史的必然。有时候,决定历史命运的恰恰就在于它的偶然性,或者某些人的一念之差。

儒学如今是显学,从学界到民间,从儒学论争到读经运动,似乎都彰显了新世纪儒学的 复兴 。不管是把儒学当作一种信仰,还是批评儒学只是一缕 游魂 ,儒学总而言之都进入了新世纪人们的视野。接下来值得一问的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关注儒学?

概言之,我以为,儒学其实只是一种权力,或曰权力的实现。

要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我认为还是要回到儒学成为独尊的历史境域来说话。

众所周知,儒学独尊发生在西汉武帝之时。武帝为什么要独尊儒学?他又是怎么来尊儒的?这个问题本来是个大问题,然而人们都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它。要弄清这个问题,我们先来看三件事。这三件事发生在三个很有意思的人身上。

件是秦始皇的坑儒。《史记 秦始皇本纪》关于坑儒的记载背景是这样的:秦始皇听信方士关于长生不老之说,打发方士到处寻找长生之方,殊不知,世间那有什么长生不老之方?方士得了银子,却不敢回见始皇,于是只好逃亡。方士侯生、卢生潜逃后,秦始皇大怒。 于是使御史悉案问诸生,诸生传相告引,乃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余人,皆坑之咸阳,使天下知之,以惩后 。御史是刑狱之官,诸生即儒生。御史把诸生捉来审问,诸生互相告密,秦始皇便亲自圈了犯禁者四百六十余人,把他们活埋了。活埋以后,又告知天下,以示儆诫。

《史记 儒林列传》之张守节 正义 作了补充说明:

今新丰县温汤之处号愍儒乡。温汤西南三里有马谷,谷之西岸有阬,古相传以为秦阬儒处也。卫宏《诏定古文尚书序》云: 秦既焚书,恐天下不从所改更法,而诸生到者拜为郎,前后七百人,乃密种瓜于骊山陵谷中温处,瓜实成,诏博士诸生说之。人言不同,乃令就视。为伏机,诸生贤儒皆至焉,方相难不决,因发机,从上填之以土,皆压,终乃无声 也。

大意是,秦始皇焚书以后,为镇服天下而对儒生进行了屠杀,其具体办法是先以官职引诱儒生,再以种瓜之计诳骗儒生,将儒生坑杀。从这段记载中的坑儒过程来看,这完全是经过精心策划的阴谋。

这两段记载因坑杀的人数不同和原因动机不同,而引起后世广泛的争论。有的说,秦始皇坑儒怎么说人数也只有几百人,与当时活埋赵军几十万人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有的说,秦始皇很可能坑儒两次;还有的说,这两次实际上是一次。从《秦始皇本纪》看,所记载的坑杀过程很简单,只四个字 坑之咸阳 ,而《诏定古文尚书序》所记,则是坑杀的具体过程,因此,有可能两书所记的实际同为一事,后书是对前书所坑杀事件的具体记述(尽管某些细节未必准确)。

还有的说,秦始皇 焚书 有之,, 坑儒 则无,所谓 坑儒 实是 坑方士 之讹。当时秦始皇主要针对方术之士大开杀戒,儒生被坑杀者虽有,但为数不多。从历史上看,儒家在秦朝的地位比以往大有提高,秦始皇的 坑方士 行动,对秦代儒生的社会政治地位并未造成大的影响。如清代梁玉绳说: 余常谓世以 焚书坑儒 为始皇罪,实不尽然。 其所坑者,大抵方伎之流,与诸生一时议论不合者耳。 (《史记志疑》)宋代郑樵说: 陆贾,秦之巨儒也;郦食其,秦之儒生也;叔孙通,秦时以文学召,待诏博士数岁。陈胜起,二世召博士诸儒生三十余而问其故,皆引《春秋》之义对,是则秦时未尝不用儒生与经学也。 清代梁玉绳也说: 《叔孙通传》载二世召博士诸儒生三十余人问陈胜,又通降汉从儒生弟子百余人,征鲁诸生三十余人 则知秦时未尝废儒,亦未尝聚天下之儒而尽坑之。 (《史记志疑》)

有的甚至提出,西汉始元六年(前81),始有桑弘羊提出秦始皇 坑儒 这一说法,这时距始皇去世已有一百多年了。刘向在《战国策序录》中也说过 坑杀儒士 的话。也就是说,坑儒是后世儒家强加给秦始皇的罪名。

危房鉴定
餐饮外卖加盟品牌
居家棉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