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金宇车城岳阳兴长蹊跷大宗交易2库

2019年01月14日 栏目:旅游

金宇车城岳阳兴长蹊跷大宗交易2010年12月30日买、2011年1月4日卖,其间仅隔两个交易日,而买卖前后金额和数量完全相同;买卖方身份

  金宇车城岳阳兴长蹊跷大宗交易

  2010年12月30日买、2011年1月4日卖,其间仅隔两个交易日,而买卖前后金额和数量完全相同;买卖方身份却正好相反。隐藏于蹊跷“过桥”交易背后——机构难以理解的投资逻辑,再次曝光于市场镁光灯之下。

  2011年1月4日,金宇车城发生一笔大宗交易,机构专用席位以7.7元的价格卖出237万股,接盘方来自中信证券上海沪闵路营业部。同时,岳阳兴长亦发生一笔大宗交易,机构专用席位以18.44元的价格卖出204万股,接盘方也来自中信证券上海沪闵路营业部。当日,金宇车城、岳阳兴长收盘价分别为8.64元、20.53元,大宗交易价格较收盘价折让10%、10.9%。

  金宇车城、岳阳兴长均是深市小盘公司,前者总股本1.28亿,后者1.94亿。同时查阅两公司2010年三季度报中的股东榜,237万、204万的大宗交易额意味着出让方至少是两公司前三大流通股东。

  但引人疑惑的,三季度末,岳阳兴长的机构股东仅有华夏系两支基金,合计持260万股;而金宇车城因常年业绩颓靡,近年无一家机构入驻前十大股东,此次大宗交易平台上巨量的机构持股从何而来?

  查历史资料,奇异的是,2010年12月30日,金宇车城、岳阳兴长也曾发生过两笔大宗交易,交易席位、数量、金额几乎均与前述相同,仅有的差别是——原来的买卖方席位恰好相反;以及岳阳兴长的交易单也读道貌岸然背后的伪善价略有降低,为18元,但也较12月30日收盘价折让10%。

  两笔交易虽谓“跨年”,但实际仅隔两个交易日,其中至少有三个蹊跷悬念值得关注气力输送机。首先,两笔交易出自谁手十字滑块联轴器?查阅两公司大宗交易榜,岳阳兴长此前并无记录,而金宇车城曾于2010年3月26日、3月31日发生过两笔大宗交易,合计达167万股,且卖方席位均为中信证券上海沪闵路营业部。但以去年几份季报股东榜上的股东增减数仍无法匹配出具体身份。

  同时

金宇车城岳阳兴长蹊跷大宗交易2库

,再查2008年至今的A股大宗交易信息,中信证券上海沪闵路营业部也并非大小非减持聚集地,两年来作为卖方席位仅有在金宇车城身上出现的三例。

  其次,对冲交易目的何在?接盘机构所扮演的角色又泳池水处理设备是什么?从结果上来看,若非买入后于12月31日当即抛出,则该机构身份必定现身于两公司2010年年报股东榜上,甚至身居“要位”;而出让股权者将隐身幕后。

  机构掩护其他股东隐身年报——如此运作似并不多见,其背后意在炒作抑或其他?目前也无从可知。此外,亦咨询了几位来自基金等机构的人士,他们举出另两种可能。其一或是“关系仓”,即公司股东以跌停板转让股权,帮助接盘机构于年底“做业绩”。但遍查去年底大宗交易情况,仅金宇车城、岳阳兴长出现对冲运作,“做业绩”之功效值得斟酌。

  其二或是一笔超短期的资金拆借,即卖方在向机构出让股权的同时即签订回购协议。如此交易之利,对双方均不言而喻,只是目前在市场中亦属少见。

  ,为何类似交易仅出现在金宇车城、岳阳兴长身上?遍查两公司资料,仍难寻得多少共同点。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三季度末,张寿清首次出现在两者的股东榜上,分别持有142万股、77万股。有趣的是,张可称A股市场上超级散户之一,其模式是四处拍卖法人股、上市后再卖出获利。

  统计上市公司股东数据,2008年之后,张寿清之名出现于股东榜一共13次,期间绝大多数系因拍卖获得法人股而登榜,类似金宇车城及岳阳兴长者,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后登榜极为罕见。此外,金宇车城另一位自然人股东陈学东亦是张之友,曾同进同出于ST九发。

  至于那位接盘机构的身份,不出意外,市场将于今年4月底两公司公布年报之际一睹真颜。届时从此陷入了爱河,蹊跷行为或有另一番合理解释。

56si7弹簧钢板
狗火腿肠
成都奥野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