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移动藏经阁 第二百一十四章 药膳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生活

移动藏经阁 第二百一十四章 药膳ps:终于……在那位小护士面前脱下了裤子,她宁可让我脱裤子,也不给我月票,如果换做是你们,你们是给月票

移动藏经阁 第二百一十四章 药膳

ps:终于……在那位小护士面前脱下了裤子,她宁可让我脱裤子,也不给我月票,如果换做是你们,你们是给月票还是让我脱裤子?

一个对药膳没有概念的人,是无法理解药膳的好处。

而一个几乎没有药膳体系的世界,也无法去理解药膳的重要性。

在中国中餐之中,药膳就占据了一席之地。

药膳想必起普通菜肴就在于将各类食材与药理相结合,同时具有了菜肴必备的美味,同时又具备了有病治病,无病强身的功效。

不只是老皇帝,即便是王常也被白晨天花乱坠的介绍弄的心痒难耐。

“王常,你可听説过药膳?”

王常很老实的摇了摇头,他活了大半辈子,也没听説过什么是药膳。

对于这个词只能用陌生来形容,同时心中升起更多的好奇。

“龙啸天,既然你对药膳这么熟悉,手艺一定不同凡响吧。”

白晨嘿嘿一笑,这是白晨的隐藏技能,只是一直没机会显露。

上辈子在上大学的时候,他可是一家药膳馆大厨的学徒,半工半读的读完了三年多学业。

虽然许久未曾显露过手艺,不过在接受了医术完整体系后,这门手艺不止没拉下,反而有所见长。

“现在御膳房可方便出入?”

“随你使用。”

“王总管,麻烦你去太医院拿些药材过来,我给你开个单子。”

在老皇帝的肯后,王常的动作也是几位麻利。

一番准备后,白晨已经拿起勺子,开始细心的烩制几道有名的药膳。

老皇帝自持身份,不愿进入御膳房,王常则是被老皇帝怂恿着给白晨打下手。

“王总管,借你的阴性内功一用。”

“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还要用到内功?”

“这道菜叫做冰火两重天,具有活络经脉,疏通血管堵塞的功效,你家主子近年来口味偏重,体内积压了太多的杂质,若是正常驱除体内毒素的话,少不得要让他一番折腾。可是只要吃了这道菜,不出三天,就能把体内毒素排尽。”

白晨不只是拘泥于旧识,同时也融合了自己对医术的见解,更是独具匠心的融入了武功。

很多人曾经説过,这世上的刀客不在江湖。而是在厨房。

这句话可不是空穴来风,虽然刀法好并不意味着杀人手段就好,可是这也説明了,武道与厨艺并非没有共同之处。

殊途同归,万道归一,説的便是这个道理。

“那这道菜又有什么名堂?”

“这是龙争虎斗,调节体内五行缺失。老王,你尝一口看看。”

“这……这不大好吧?”

“就当给老皇帝试毒。”白晨坦荡的説道。

其实老皇帝的身体还算硬朗,反而是王常,因为身体缺陷,所以体内阴阳不调。

积阳不除,积阴不散。

这也是许多太监的通病,身体里憋着一把火无法驱散,导致心理上出现病症。

王常试着喝了口汤。一股热流入胃之后,瞬间化作一股流动灵气,开始在王常的四肢百骸、奇经八脉之中游荡。

没有任何的不适,反而是説不出的舒畅。

“老王,这龙争虎斗虽説是给陛下吃的,不过这可是我精心为你调制的,你因为身体缺陷。又修炼了阴功,身体难免会有不适,夜里休息前,你试着把那道灵气引入气海。不止是对你的身体有极大增益,对你的内功还小有帮助。”

老五阴恻恻的目光终于有所缓和,虽説语气还是有些不近人情,可是已经改善许多。

“你这小子还真知道疼人,可是咱家不吃你这套。”

白晨嘿嘿一笑,又埋头苦干起来。

小半个时辰的时间里,总算弄出两菜两汤。

这四道菜都有一个共同特diǎn,在捧到老皇帝面前后,老皇帝一个劲的赞:“香,太香了,朕吃了一辈子的山珍海味,也没见过这么香的菜肴。”

“陛下,尝尝这道菜。”老王吞了吞口水,指着一道以鱼做主料,附加了山枸和老参的菜肴,这道菜他也搭了把手,用他的阴性内功托着太湖草鱼整整冰冻了三刻钟,一直到把鱼冻成了冰疙瘩,白晨才喊停。

“这道菜有什么名堂?”

“这叫冰封三尺,先是以寒气冰冻,然后再以激烈炽火干煎,冰火交加后,肉质已经完全改变,再家山枸和老参塞入鱼腹中,用慢火蒸熬一刻钟,让药性和鱼肉里的蛋白质生冲撞,产生一种奇妙的变化,再由纯内力催出来,所以陛下闻到的味道特别浓烈,而这道菜不止是口感,没有任何鱼骨,而且还具有补肾功能,説的直接diǎn,吃这一道菜,就等于添一个娃。”

老皇帝听的目瞪口呆,也不知道白晨是不是在夸大其词,天下间还没有谁敢説,一道菜就能闹出‘人命’。

可是不得不説,这道冰封三尺确实是香气喷鼻,只看一眼菜色,便让人垂涎三尺。

“不过这道菜是吃,毕竟吃了一半,若是满脑子的女色,反而浪费了其他的药膳。”

“那这道菜又有什么奥妙?”

“这道菜叫做藕断丝连……”

白晨又开始滔滔不绝的介绍起来,老皇帝终于也忍不住开始大饱口福。

可是吃着吃着,突然觉得有什么欠缺,拉着老王和白晨坐下来一起吃。

“美味,当真是美味,天下间居然有此等绝妙菜肴。”

“其实这四道菜还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名叫水深火热,全都是用以滋补之用……”

白晨又开始妙语连珠的讲解起来,他对自己的作品非常的满意。

特别是这位天下的赞誉,更是让他感到无比的满足。

“你师父还教你这些吗?”

“一半是自己学的,一半是自己领悟的。”

“可惜……”老皇帝突然无比失落的叹了一声。

“额?可惜什么?”怎么前一刻还兴致盎然的老皇帝,突然又变得沉闷无比。

“吃过这四道菜后,天下再无美味,朕又不能让你天天待在厨房。你説朕今后吃什么?”

这时候白晨是不会开口,变得老皇帝脑子一热,真把自己关在厨房里。

“这药膳不是给陛下吃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

“是给我那远房叔叔补身体的。”白晨微微一笑。

老皇帝愣了愣,心中微微感到一丝欣慰:“你这小子就是会説话

。”

“其实这药膳有利也有弊,若是不懂得搭配,也有可能配出毒膳,所以陛下切莫让人随意尝试。”

“你这不就是説。今后朕只能吃的到你小子手中的药膳了?”

“这倒不是,小子等下会大致列出一个单子,标注清楚一些食物的相生相克,同时相互之间产生的反应也会列举出来,这单子不只是让陛下明白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同时也可以提防一些小人。”

“你倒是有心了。”

“小子这是尽人事。”

突然,老皇帝脸色一变,脸色开始微微变红。

“陛下,你怎么了?”王常心头一紧。

“朕累了,去就寝去了。”老皇帝突然站起身,连个告别都没有,直接把白晨和老王丢在原地。

王常不由得失声笑起来。害自己白操心,估计是白晨刚才説的冰封三尺引起的。

“天色这么迟了,我也该回去了。”白晨看了眼窗外夜色,已过亥时(晚上十diǎn后)。

“回去?宫门早就关了,你只要踏出御花园一步,便要被当作刺客。”老王很不厚道的説道:“今夜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御书房中将就一晚上,待到明日宫门开了后再离去。”

“可……可是我现在内急……”白晨的脸色略微有那么diǎn变形:“陛下应该不介意我在这角落……”

“你这小子,刚在这解手!陛下若是知道了。必定将你拖到菜市口剁了!!”老王瞪了眼白晨,看白晨不像作假:“陛下之前给你的令牌呢?挂到腰间,出门右转,过了一个申武堂便有一个便所。”

白晨连忙从怀里掏出令牌,捂着档口急匆匆的跑出御书房。

“这小子,看他平时那么激灵,怎么这会儿又如此不成体统。”老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白晨自己也不想。如果可以,他宁可强忍着出了皇宫再解决。

只是一听到今夜不能出宫,那股酸楚感立刻狂涌上来。

“不行了……”白晨小跑了一阵,突然双腿一软。已经到了极限。

再跑下去,到时候什么面子都丢光了。

白晨如同做贼一样,左右看了眼,现没人,立刻钻入路边的花圃中,解开裤腰带。

一种畅快淋漓的快感漫步周身……

只是,快感刚刚褪去,便听到夜月下传来脚步声。

白晨躲在花圃中,透过月光看去,现是两个宫女在赶夜路。

白晨如同做贼一样,心中忐忑不安。

如果这时候被人现了,那么他的一世英名都要毁于一旦。

只是,越是怕什么,就越是容易出乱子。

正当那两个宫女走到花圃前的时候,白晨也不知道怎的,碰了下身边的枝叶。

沙沙——

这声响立刻让那两个宫女如同惊弓之鸟,大呼起来:“什么人?来人哪,有刺客……”

白晨现在很有一种冲出去,掐死这两个宫女的冲动。

宫女这么一喊,整个花园瞬间热闹了。

白晨知道再也不能藏了,立刻掩着夜色,飞冲出去,脸上蒙着撕下来的衣角,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刺客的模样。

白晨只知道逃,一定要逃!

哪怕是在其他地方被抓住,也好过在花圃中被抓住的强。

渐渐的,御花园中的嘈杂渐渐远去。

可是白晨突然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他……迷路了。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费用高吗
济南红绘医院吴洪玉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能报医保吗
济南红绘医院张海涛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在什么地方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