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今年全球经济实际增长33

2018-08-13 12:34:18

今日上午,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报告显示,今年全球经济实际增长3.3%,整体上世界经济还是维持双速增长。

12月24日,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召开“2013年《世界经济黄皮书》《国际形势黄皮书》发布暨世界经济与国际形势报告会”,并发布《2013年世界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表示,去年黄皮书在对今年做出经济预测的是今年全球经济增长3.8,这是按照购买力评价计算的,按照市场汇率计算是3.0,当时的预测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预测要偏保守一点。实际上,今年全球的增长比预测仍然要慢,是3.3%,幅度超过了想象。

在谈到预测偏差的问题,张宇燕表示,主要有这么几个原因:,欧洲经济的下滑比想象的要大,原来感觉欧洲的经济几轮的欧洲版的数量宽松、政策、欧盟区一体化进程,感觉欧洲的经济大致能够稳定,但是现在看来今年欧洲的情况下滑的速度还是比较严重的,欧洲进入了衰退。第二,超过想象的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它的放缓也超出了我们的预期。从行业上看,制造业的下滑也比较大,几个原因,导致世界经济的今年增长速度相比去年有比较大的下降。下降了多少呢?发达经济体比去年经济增长速度下降了0.3个百分点,新兴经济体下降0.9个百分点,这样我们可以看到明显的速度下降。

张宇燕说,发达经济体,美国和日本今年全球的增长因为还没有结束,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行,今年美国大概是2.2%的增长速度,日本和美国差不多,也是.2%之间,美国和日本都比去年有所增长,因为日本去年有一个大的地震和海啸,美国今年有一点增长。整个欧盟是负增长,下降了1.6个百分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这里提出几个代表性的国家,主要是金砖五国,这里面巴西、印度、俄罗斯、中国和南非的增长都比去年有所下降。

“但是整体上看,世界还是维持了双速的增长,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还是维持了双速的增长,发展中国家是5.3%,发达国家是1.3%,二者差距大概是4个百分点,这是过去十年间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与发达国家之间的经济增长大致都在4个百分点左右,今年全球同步下降。”

儿慈会公布会计师事务所复审结果 坚称并非洗钱

就近日有人举报账目上48亿巨款神秘消失事件而被质疑一事,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昨天召开情况说明会。会上北京市中立城会计师事务所公布审计复查结果,认为儿慈会2011年不存在48亿元的货币资金流量,不存在洗钱行为。儿慈会表示,此次错位系财务报表中的数字错误性质问题,且在初次审计中未被及时发现,再次向公众致歉并承诺整改。

-再次审计48亿系人工填写数据错误

在说明会上,北京市中立城会计师事务所受儿慈会委托首先公布了对其理财情况的审计结果。报告指出,儿慈会2011年度的现金流量表的数据不是直接由财务软件生成,而是根据财务软件生成的电子数据手工编制出来的,在填制“收到的与其他业务活动有关的现金”和“支付的与其他业务活动有关的现金”两个栏目的过程中,填制其他货币资金科目发生额4.75亿时多输入了一个“0”,因此变成了47.5亿,进而使“现金流入小计”和“现金流出小计”超过48亿。

同时,北京中立城会计师事务所对中华儿慈会的理财情况进行了全面审计,发现中华儿慈会累计发生理财产品支出为5.25亿元,其中的15笔计4.75亿元记录在其他货币资金明细账中,另一笔0.5亿元记录在短期投资明细账中。

-负责初次审计事务所为疏漏致歉

同时,儿慈会还委托北京市纵横律师事务所出具了一份《关于中华儿慈会2011年度银行理财行为的专项法律意见》,指出从中华儿慈会理财资金来源、理财目的和理财的事实情况方面看,中华儿慈会的理财行为合法,不属于洗钱行为。

此外,曾负责中华儿慈会2011年度财务审计的北京中证天通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也在说明会上出面道歉,表示在审计中华儿慈会2011年财务报表时出现疏漏,没有审计出“现金流量表”中的错误数字,并对此表示歉意。表示将以此为契机,加强对审计人员的管理和要求,避免发生类似事件。

-儿慈会承诺内部整顿

中华儿慈会常务副秘书长王林表示,儿慈会在遭受质疑后进行反省,并制定三项整改措施。包括完善各项规章制度,对相关部门进行整顿;成立“特别社会监督委员会”,让社会爱心人士和专家对基金会的工作进行监督检查,为更好地开展慈善救助工作献计献策;设立“公众开放日”,让公众更好地了解基金会的工作,让社会各界爱心人士能参与到基金会救助工作当中。(金融投资报)

中华儿慈会账面风波调查:一本看不懂的账本

一本在上晾晒了半年的年度报告,年底遇上了一位细心且较真的民。自称缘于一个小数点财务“漂移”错误,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以下简称儿慈会)再次被推向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究竟是一个儿童救助机构犯了一个儿童级的小数点标错错误,还是背后另有隐情?

12月10日,广州民周筱赟微博发帖,指责儿慈会《2011年度报告》所披露的财务报告中有48亿元资金神秘消失、涉嫌洗钱;儿慈会当天即做出财务“小数点标错”的说明与致歉;两天后,质疑者周筱赟冒着漫天大雪,与儿慈会有关负责人在京进行了一场面对面对质。半小时激烈交锋后,双方发现:无论质疑者还是澄清者,其实共同面对的是一本不完整、且行外人也看不懂的账本。

假如真是小数点惹的祸,它为何成功逃过了会计、财务主管、理事、监事、会计审计、管理部门等基金会层层设置的内外部监管,潜逃至今,并致使年度财务报表乌龙?公益机构的账单如何晒,才不至于是公众眼里的一笔糊涂账?如何追究公益审计失职

中国公益与社会公众都在彼此学习成长中。挑战者周筱赟说,质疑与揭露伪慈善,正是为了激浊扬清,给真慈善、真公益更好的发展空间。

厚达56页的《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2011年度报告》,早在今年4月25日就挂上了儿慈会官。

报告第页,即为儿慈会公开发布的2011年财务报表,共包括《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业务活动表》三张报表。

今年年底,这份在上晒了半年多的财务报表,遭到了友严厉质疑

官办N G O再度深陷信任危机

12月10日,广州民周筱赟发布了一条微博:官方慈善基金会儿慈会48亿元巨款神秘消失!

周筱赟在微博长文中称,他通过公开渠道得到的儿慈会2011年度财务报表显示,“一笔高达48亿元的神秘现金,悄悄进来,又神秘消失。这48亿巨款究竟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这钱究竟什么用途?这些我们完全无法知道。”

周筱赟的微博还贴出了儿慈会2011年度财务报表的截图。在《现金流量表》大项“业务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栏目中,第8小项记录:收到的其他与业务活动有关的现金.02元;第19小项“支付的其他与业务活动有关的现金”.28元。

“没有数错小数点,真的是48亿!”“在儿慈会2011年的账户上,捐款金额仅占1%,非捐款金额高达99%,后者当年马上流出,只是过了一下账户,这究竟是在做什么?大家注意

今年全球经济实际增长33

,这48亿的进出,不论是收到还是支付,都标明是现金。”周筱赟认为,儿慈会涉嫌“洗钱”。

自称“报料靠谱”的民周筱赟,曾在上揭露过中石化天价酒、卢美美中非希望工程、重庆选美、江苏阜宁贪官入编、铁道部12306站亿元合同等社会重大公共事件,曾获评天涯社区2011年度爆料人、腾讯2011年度深度和每日经济2011年度致敬人物等多个奖项。

周筱赟自称,因多次揭露公益圈黑幕,他被国内多位公益圈大佬痛恨,对方公开骂其是“公益公敌”,“扼杀中国慈善”。

周筱赟直斥儿慈会“48亿元资金不翼而飞”的帖子,在上立刻炸开了锅。

当天下午5点多,中华儿慈会官刊出致歉通告。通告除承认2011年度报告中确实有几个数字有误外,解释“财务人员将其中的银行短期理财累计发生额元,误写为元,致使2011年度基金会《现金流量表》中的收到的其他与业务活动有关的现金达到年报上刊出的错误数字”。儿慈会认为是错将4.7亿记成47亿。

“早在未得到对方正式回应前,就想到了对方可能解释是小数点数错了,没想到果然如此。”周筱赟在得知儿慈会首次回应后表示。儿慈会这一解释,引来更多友质疑。有友戏称:没想到继“临时工”之后,“小数点”也成了替罪羊。

成立于2009年9月的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是一家全国性公募基金会,其主要宗旨就是募集社会资金,开辟民间救助渠道,对社会孤儿、流浪儿童、辍学学生、问题少年和其他有特殊困难的少年儿童进行救助。

早在今年7月,小传旺事件就让儿慈会饱受社会质疑。两个多月后,微博再度报料儿慈会涉嫌动用慈善捐款公费旅游,使其再次遭遇严重信任危机。当时儿慈会给出的解释是:绝无动用善款。基金会9个人出国考察9天,所涉及的20万元左右的考察费用,全部来自于基金会理财收益。

周筱赟称,他在今年10月底就拿到了儿慈会2011年度报告,由于自己并非专业财务人员,在咨询过相关法律和财务人员后,他才于12月初发文公开质疑儿慈会。

一本看不懂的账本

12月11日,国内媒体迅速跟进报道,儿慈会四面楚歌,陷入今年以来的第三次信任危机。不少人自然而然地将儿慈会被质疑事件,与去年红十字总会郭美美事件联想起来。尽管儿慈会又在官贴出了导致小数点错误的另一张银行对账单,解释4.7亿是短期理账累计数据,但络质疑仍然潮涌。

10月12日,一大早,北京大雪纷飞。寒冷的天气,并没有让儿慈会小数点风波降温。这一天,质疑者周筱赟匆匆从广州飞往北京,与儿慈会当面对质。

是日傍晚,周筱赟蒙面来到对质现场,儿慈会项目总监、传播部部长助理姜莹也带着厚厚一叠银行凭证来到现场。主持人简短的开场白过后,对质双方即短兵相接。

“我们财务做账时,正好收到其他业务活动有关的现金当中,有一笔4.75亿元,实际上是4 .57亿这么一个银行滚存的现金,当时被误记成47亿,就是当时记的时候多了一个零,所以致使这个数字变成了47.6亿这么一个数字。”姜莹现场解释。

而对为何基金会内外部层层审计失灵,姜莹给出的说法是:2011年度报告中所附录的三张表格,即《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业务活动表》,无论基金会内部,还是会计审计环节,大多比较注意捐助人的捐款,以及如何使用这些捐款,而不会太在意这么一个银行理财产生的滚动数据。

“比如一个项目,我们给一个孩子拨出几万元钱,这几万元钱有没有到我们捐助人手里,才是我们自己的财务包括项目操作人员、审计和我们内审比较注意的事情,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疏漏。”姜莹称。

周筱赟对疏漏之说显然无法接受。在接下来对基金会银行短期理财所产生现金流量单进行对证时,儿慈会项目总监姜莹只是当众出示了厚厚一叠银行凭证,并没有一一与质证人细看。姜称:2011年,基金会共进行了短期银行理财15笔,所以产生终年报《现金流量表》上那个“收到的其他与业务活动相关的现金”数据,“欢迎大家查账”。

但接下来令人尴尬的是:无论儿慈会方面负责人、还是报料人,大家都无力去正确解读与辨识这一堆银行凭证。一旁见证的公益人士才让多吉直言:“国外基金会在透明方面,一般会将财务报表做成大家都看得懂的报表,而今天的问题是:我们(都)在面对着一张谁也看不懂的报表扯(皮)”。

中国农业银行资产管理部一名高管在看过儿慈会的三张财务报表后表示:所有账据都是粗账,从账面上不可能看出问题,“因为除了这个小数点错误,并没有详细资金去向的分列。”“此外,公开的银行凭证单上,只有理财累计数额,没有理财收益,数据不完整。”据这位银行高管估计,从儿慈会所理财的中国银行收益率来估算,儿慈会一年5000万元的理财资金,年收益应该在150万元左右。

而今年10月,姜莹在接受媒体质疑善款旅游事件时曾表示:基金会短期理财年收益在200万元左右,儿慈会正常运作所需的员工工资、培训、交流考察等资金基本来自理财收益。

短短半小时的对质,显然无法让双方释怀。当周筱赟希望“借阅”儿慈会带到现场的一叠银行单据时,被对方拒绝。姜莹承诺,会尽快在其官全部公开这些银行凭证。

舆论漩涡中的儿慈会

友爆料后的几天,位于北京海淀区万寿路的儿慈会总部就一直访客不断。

12月13日,南都与北京恩友的两位财务志愿者来到儿慈会。恩友是一家为N G O提供财税咨询的非营利组织,两位志愿者均具备一定的财务管理专业知识背景。两三天内,儿慈会已接待了包括新京报、中国青年报、央视在内的十几家媒体采访,每次都要将2011年账单和银行流水账拿出来,供媒体查阅。

儿慈会财务总监是一个眼窝很深的消瘦女子。她原在外企工作,去年下半年来到儿慈会负责财务部工作。儿慈会下设的15个专项基金和项目,凡涉及财务工作,都需要咨询她,因为她是儿慈会聘请的个专业财务人员。此前的财务人员都非科班出身。

基金会有独立的财务部,除了财务总监,还有一个会计和一个出纳。出错的2011年财务报表,便是由财务总监一人编制。这位财务总监提到,去年接手财务之后,发现之前的财务人员并未在进出账时进行登记,因此,在编制财务报表时,她需要将上千条账单的数字一一输入到电脑账单中,一个小数点的错误由此产生。

姜莹称,12月10日中午,她看到公益界朋友转来的一条微博,矛头直指儿慈会。她赶紧和财务部核对,财务总监此时才发现竟将小数点标错。当天下午5点左右,姜莹才得以把财务总监的专业性解释“翻译”成通俗易懂的词语,放在官上,同时致以歉意。

恩友志愿者指出,儿慈会的《现金流量表》上,将短期投资理财资金置于“业务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之下十分不妥,理应置于“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栏目下。

他们同时还当面指出,财务报表本应建立双重审核制度,由会计编制财务报表,再交由财务总监审核。基金会领导应掌握一定财务知识,在审核报表时发挥监管作用。负责出版年报的传播部门,也应在年报付梓前再让财务部门确认是否有误。此外,也有一些较好的财务工具可以节省人力。

13日下午,媒体来访依旧应接不暇,儿慈会将68页银行流水账单和基金会2011年账单拿出来供人查看。财务总监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不停地向来访者解释关于账单的各类问题。

姜莹说,财务报表出了差错,儿慈会反而很担心财务总监会离开他们很难再找到愿意来基金会工作的专业财务人员。财务总监向恩友志愿者透露,等风波过去,就有可能辞职离开儿慈会。

恩友志愿者建议儿慈会启动新的审计并公布审计结果。姜莹表示,儿慈会将予以考虑。当天晚上,儿慈会官再度发布信息称:“为更好地得到公众理解,我们请审计、法律和媒体等专业机构,对公众质疑的问题进行进一步审查,以便给社会公众全面、系统、详细的答复。中华儿慈会再次感谢广大公众对我们的关心。”

今年是儿慈会成立的第三年,也是风波不断的第三年。在救助小传旺事件和基金会出国考察事件之后,姜莹参加了中国公益研究院面向公益组织的传播培训。此后,儿慈会建立起发言人制度,所有有关儿慈会的声音均统一归至传播部,姜莹为发言人。此外,儿慈会也建立了专项基金管理系统,将专项基金资料统一归档整理。

审计背后的基金会管理漏洞

“小数点点错了,你信吗?”周筱赟在进京对质后,依然无法接受这个解释。

他称:“无论是否小数点点错,这么大笔的现金,财务和审计等不可能不注意到,要知道在其现金流收入两项中,除一项8200多万元的捐赠收入外,就是这笔现金量奇高了。”这个观点得到大量友认同。

长期在公益领域从事财务审计工作的恩友执行理事付京平则认为,假如真如儿慈会所说的是小数点的问题,这是一个“很低级”的错误。

付解释道,首先银行短期理财发生的现金流动,与儿慈会的业务活动无直接关系,应该属于“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其次该笔上亿元的现金支付,远远超过当年接受捐赠收到的现金,也大大超过“提供捐赠或资助支付的现金”。“然而,这一异常现象并未引起儿慈会财务人员的注意,甚至还通过了审计机构的审计,真是不可思议。”付称。

广东某公司的财务总监肖大伟(化名)也表示,“财务人员出错的可能性很小很小,除非他们的财务主管连看都不看他们的账务。”不过,在看过儿慈会13日发布的《其他货币资金的明细账》后,肖大伟认为儿慈会洗钱的可能性不大,儿慈会须公布其与中国银行之间签署的短期理财协议,以及原始凭证,才能自证清白。此外,针对审计儿慈会财务的会计师事务所的认定也需查明。

任职于国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业内人士李小雪(化名),曾参与过对壹基金和红十字会的审计工作。据她介绍,会计师事务所在对基金会审计时,先会到被审计单位调阅本年度财务相关材料,尤其是原始凭证单据,在此基础上出具审计报告初稿。之后,审计报告还需再经过会计师事务所内部审核,这也是一个复核的过程。复核如无问题,才可出具一个正式的审计报告,对被审计单位发表一个专业意见。

据悉,负责儿慈会年度财务审计的中证天通会计师事务所曾在2010年度全国百强会计师事务所排名第40位,也曾为北京多家公益基金会负责年报审计。儿慈会事件后,负责审计的一名会计师辞职,另一名叫李征的会计师事务所副主任也一直联系不上。

付京平表示,也不排除的确是会计师事务所没有发现这些错误。但从这些问题仍能看出,儿慈会在财务管理方面确实存在一些漏洞,需要继续加强财务披露的规范性和严谨性。他们在做内部短期理财决定时,也没有严格执行理事会表决。

“既使真是小数点出错,但基金会捐款收入只有8000多万元,却拿出3000多万元所谓闲置资金理财,这个算不算不务正业呢?”友对儿慈会似乎不依不饶。

有北京公益人士告诉:基金会理财,以补充基金会日常运作资金之不足,是合乎国家政策规定的,也是法律允许和提倡的。一家知名非公募基金会负责人同时承认,国家对公募基金会和非公募基金会究竟要用多大比例资金进行理财没有明确规定,只原则性要求“合法安全有效”。

这家知名基金会负责人承认,国内基金会通过理财保值增值的行为其实普遍存在,这也是与我国现阶段公益政策相关。比如《基金会条例》规定公募基金会必须每年花掉上年总收入的70%,管理经费不超出10%,如果产生投资收入,则要按企业所得税纳税25%,这些规定让基金会负担很重,而理财投资增值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渠道。“尤其是非公募基金会,没有这一块很难为继。”该负责人承认,目前对基金会理财监管上仍属灰色地带。

13日下午,在接待完一拨媒体采访后,姜莹表示,将不再接受媒体访问。基金会的工作仍要继续,下周将前往四川凉山,为那里的孩子发放冬衣。

焦点对撞

1.4 .75亿元的巨额银行短期理财资金从哪里来的?

儿慈会:这个数字并非捐赠收入,而是短期理财中进出银行账户的一个累计数字,称为“一年度同性质反复记录数值”。资金投入银行后和该理财项目到期后都会有银行记录,一年当中有多次短期理财,都会产生记录,体现在现金流量表上,累计起来就有4.75个亿。

恩友:查阅了儿慈会2011年的记账本,每次的短期理财数目在1000万-3000万元不等,累计起来确实有4亿多元,这类型的业务就是这样的账务处理方式,在现金流量表上也是这样累计反映的。

2 。三张财务报表之间有勾稽关系,即财务报表之间的项目存在一定内在逻辑对应关系,若小数点标错,账是不可能平的,如何解释?

恩友:三张报表之间确实存在勾稽关系,但并不是报表中的每个数字都存在勾稽关系。具体到现金流量表上,勾稽关系是体现为资产负债表中货币资金的年末年初之差必须与现金流量表末一行相等。儿慈会将“收到的其他与业务活动有关的现金”和“支付的其他与业务活动有关的现金”两项小数点标错了,均记成40多亿元,两项在“业务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栏目之下,相互抵消,也就没有影响到现金流量表的末一行。

3 。若小数点出错,为什么标错的数字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

儿慈会:在财务报表中“收到的其他与业务活动有关的现金”,不仅仅包括短期理财的资金记录,还包括基金会打出去没用完又退回账上的钱,因此有零有整。

4 。除了电脑表格之外,会计记账的账册本子都是特制的,位数固定,从右向左个位开始精确到分,为何还会标错小数点?

儿慈会:并非财务记账的账册本子出错,而是财务人员将数据手动输入到Excel表格时标错了小数点。

5 。为什么层层监管都失效?

儿慈会:2010- 2011年我们并没有专业财务人员。现在基金会有一个独立的财务部门,包括一个财务总监、一个出纳、一个会计。出现错误的2011年财务报表则由财务总监一人编制而成,基金会其他人由于是外行,并未多加关注。

恩友:一般而言,财务报表应该由会计编制,交给财务总监审核,再由财务总监交给基金会领导审核,进而由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这是一份通过了审计的财报,会计师事务所应承担一定。对于基金会内部而言,应该重视财务报表。编制财报时需要双重复核,基金会的领导也应该懂一点财务知识。

事件时间表

12月10日上午11:09:@落魄书生周筱赟微博爆料:官方慈善基金“儿慈会”48亿元巨款神秘消失!

12月10日下午5点多:儿慈会在官致歉,表示系财务人员将其中的银行短期理财累计发生额的小数点标错所致。

12月10日20:08:@落魄书生周筱赟微博质疑儿慈会在说谎,询问4.75亿元的来源及投资事宜。

12月11日中午:儿慈会再次回应,在官出示“其他货币资金明细账”,解释4.75亿元的成因。

12月12日下午:双方当面对质。

12月13日晚:儿慈会官发表《中华儿慈会请审计、法律和媒体等专业机构对公众质疑的问题进行进一步审查,以便给社会公众全面、系统、详细的答复》。(南方都市报)

怎么可以长高的方法
快的增高药是什么
金牌大律师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