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寂静王冠 第三百四十七章 过往的幻象

2019年11月08日 栏目:历史

寂静王冠 第三百四十七章 过往的幻象当地狱犬出现的一瞬间,整个领域就开始迅速地颤抖了起来。运转到极限的宿命之章已经不堪重负,尤其面

寂静王冠 第三百四十七章 过往的幻象

当地狱犬出现的一瞬间,整个领域就开始迅速地颤抖了起来。

运转到极限的宿命之章已经不堪重负,尤其面对的召唤学派的兽性之道所打造出的‘权杖杀手’。

在组成地狱之犬的众多兽性之中,其中强的三支兽性主宰了地狱犬的三个头颅,而就在其中,重要的一支则来自于传说中吞噬烈日的魔狼。

为了令兽性和人之躯壳彻底融合,那一支秉持着兽性之道的学派不惜押上了学派保存在以太界中的幻兽,将其重新抽取了精髓,融入了‘兽性遗传’之中

而现在,地狱犬缓缓抬起三颗头颅,齐声嘶吼,咆哮声如嘶哑的歌。在正中央,那一颗狰狞狼首仰天张口,撕咬着无形的乐理,吞噬一切光明。

光明如海,没入了它的喉咙,却不见满足。

它是变化学派中演化之道中的关键――‘热’和‘光’的死敌,有它存在,整个寄托在无尽光芒中的领域便岌岌可危。

吞噬了那诸多光芒,地狱之犬的躯壳再度庞大了三分,周身的瘴气之环越发浓厚。

它咆哮着冲入了罗慕路斯军团中,巨尾横扫,便撕裂了一片阵列,猛然将把那一只垂死的六头大蛇分尸,还不等圣者遗骸身旁的祭祀再度擂鼓,便狰狞咆哮。

巨鼓轰然炸裂,祭祀崩溃,被它猛然合拢的三张巨口分尸。

那巨狼硬顶着圣者遗体所释放的无尽雷光,还有领域的巨大压力,势若疯狂的毁灭着领域中的一切。巨大的压力几乎全都集中在地狱之犬的身上,可这疯狂的野兽却毫不在乎,一次次地冲向那一轮空中的烈日。

纵使被烧得遍体鳞伤。

每一次巨兽遭受重创,托雷的身体都会剧烈颤抖,皮肤上崩裂出一道道惨烈的缝隙,就好像彼此之间有着无形的连锁。

完全兽化的代价是人性被重新封印,‘成果’彻底失去控制,彻底滑向异化成魔的深渊――这是召唤学派绝不容许的结果。

因此必须加以限制。

而卡斯帕的限制。便是他的哥哥――托雷。当卡斯帕的人性消退,完全被兽性吞噬替代的时候,代替卡斯帕控制自己的,已经变成了托雷。

戒律之道的禁绝乐师为这一头巨狼设置了枷锁。枷锁被牢牢地握在托雷的手中,令它牢牢地被束缚在枷锁之中。

有了地狱之犬牵制,圣灵化身状态中的山缪再次重整旗鼓,迅速地攻向了圣者遗体,漫天的雷火。冰铁层出不穷,要熄灭天上那一轮太阳。

――将罗慕路斯曾经的荣光,彻底扑灭!

-

而就在烈日之上,湮灭之穴已经缩小到了拇指大小,本身的乐理结构已经即将崩溃,一触即发。

在操纵他的乐师感应到领域剧烈动荡的时候,眼中闪过一道厉色,猛然握紧手掌。

无声无息。

湮灭之穴骤然爆炸。

无数被它吸入其中的物质湮灭时所产生的能量在这一瞬狂暴地宣泄出来。

崩!崩!崩!崩!

权杖之上接连不断地浮现出惨烈的裂痕。

连带着圣者遗体都崩裂了,在躯壳的裂缝中,依稀能够看到其中有炽热的光芒如血一般运行。

即将攀升至极限的宿命之章终于受不了这接二连三的冲击。达到了强弩之末。

山缪背后,铜山虚影轰鸣。

狂乱的旋律中,无数电光从他的手中汇聚,化作长矛,猛然向着圣者遗骸的胸膛透出。

长达数百米的长矛简直不是飞出,而像是向着前方笔直延伸,猛然冲击在领域的核心,紧接着分崩离析,化作混乱的光流扫向四面八方。

所过之处,荣光领域分崩离析。罗慕路斯方阵被蒸发成一阵青烟。在雷光长矛源源不断地冲击中,地狱之犬怒吼,三个头颅口中吐出的是不折不扣的龙息!

那代表着毁灭的赤色之光正面硬撼在圣者遗体之上。

一声轰鸣。

圣者遗体手中,那一支裂痕累累的权杖分崩离析!

无尽的光芒之海、无数欢呼鼓掌的群众。无数神灵的虚影,沙哑庄严的牧歌,在这一瞬间,彻底的消散。

以太之海中,那一片残缺的界域彻底分崩离析。

乱流迸射向了四面八方。

荣光权杖,彻底毁灭!

-

-

那一瞬间。叶清玄浑身一震,低头,呕出了猩红的血。

他的意志险些随着宿命之章的灵性崩溃而彻底毁灭,幸好的瞬间凝缩为一点,躲过了那可怕的风暴。

可就在那一瞬间,那空空荡荡的意识空间中,无数错乱的幻象纷至而来。

他看到了。

看到了过往这圣者所见证的一切。

他看见天空中的云层,还有云层中那个覆压天地的巨大黑影,那黑影高悬在罗慕路斯的天空之上,遮蔽了太阳,昭告神灵的到来。

他看到一座繁华的城池分崩离析,无数人哀鸣,血流成河,骨肉分离,无数人惨烈的死去,婴儿在铁的襁褓中哭泣。

他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

那个阴冷俊俏的金发年轻人捧着自己的头颅,微笑着,抚平了圣者那死不瞑目的双眼。在他的掌心中,依稀可见那双蛇纠缠的纹章。

紧接着又是罗慕路斯的辉煌时代,无数历史中的奇迹在他的眼前重现,被他所感知,所领略,无数人在齐声呼喊一个人的名字。

紧接着,下一个碎片,他看到了火焰中熊熊燃烧的神灵。

罗慕路斯的代皇帝,那开创了辉煌帝国,被奉为圣灵的英雄从神圣的火焰中浮现,仰望着天空,留下赤色的泪水。

直到,无穷的幻象中,他看到了大门轰然开启。

大门之外是他所熟悉的这一座巨大殿堂。

可就在殿堂中,有一个眼神悲苦的中年男人走进了冥府之门,走进了这一片黑暗之中。那个男人披着神圣的教袍,可却丝毫不爱惜。教袍早已经遍布裂口,看不出原本的的摸样。

在他的手中,带着一枚荆棘环绕的戒指,向着叶清玄昭告了他的身份。

――黄!

那是黄!

他走进了这一扇冥府之门中。走进这一片黑暗里,走进了叶清玄看不到的地方。

在那里,有人点燃了火把,照亮了三个人的身影。

“请开始吧。”

幻象骤然断绝。

叶清玄的身体一震,从意识空间中挣脱。他来不及细想。任督装甲全力启动,电光攒动,骤然之间全开,整个人从地上弹起。

就像是被投石车整个抛了出去一样,整个人都扑向了空中坠落的圣徒遗体。

这个时候什么重要?

当然抢战利品重要啊!

一场惨烈大战争经历了这么久,终于到了瓜分胜利的果实的时候了……

瞬息之间,乐师中有数道身影飞起。

接近的山缪自然一马当先,伸手抓向了圣徒遗骨,下面的地狱之犬也反应飞快,张开大口就摇了上来。

更占便宜的是。它有三个头。

一个头咬向了遗体,另一个头咬向了山缪,还有一个头一百八十度调转,张口喷出了一道飓风,瞬息之间上吹飞了好几个想要上来抢东西的家伙。

碍于之前签订的乐师契约,彼此不能伤及性命,因此所有人动手的时候都刻意没有使用会造成损伤的习惯。

但重宝当前,这时候谁要落后一步,不要说肉,连汤都没得喝!

一瞬间。就在大部分人正松了口气,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人群中又窜出数道黑影,明显在之前的战斗中有所保留。此刻骤然暴起,速度快到不可思议,明显早已经准备许久,瞬息之间,已经扑到圣徒遗体之前。

可紧接着,山缪猛然扭头。背后的圣徒虚影发出一道苍凉的歌声。骤然之间,一大片空气竟然凝结在半空之中,像是琥珀一样裹住了那几个人影,紧接着,在他的手中,火焰爆发,猛然按在地狱之犬的头颅上。

啪!

那一颗硕大头颅竟然被击退了,头盖骨上崩裂开一道惨烈的巨大缝隙,可又在下一瞬间迅速愈合。没有伤及根本的情况之下,对于地狱之犬来说,这根本就是毛毛雨。

弹指之间,一人一犬在半空中连番交手,澎湃的以太波动扩散,冰风火雨接连乍现。山缪死死地抓住了圣徒遗体的肩膀,可地狱之犬却猛然合拢,将它的腰部咬住。

就在双方狠下辣手逼对方松口(手)的同时,原本召唤湮灭之穴的那位仁兄却宛如幻影一般闪现在了圣徒残骸的身后,伸手抓向它的后背。五指连弹,戒指重新亮起,骤然有一个满头乱发如毒蛇的女子虚影从他背后升起,双眼扫向双方。

山缪面色骤变,松手,在空中猛然扭转,夺过了那一道穿透力强到不可思议的石化射线。瞬间,地狱之犬的一只头颅便凝固成了石像。那位朋友明显早有准备,遗体被他抓在了手中,转身便走。

可是,他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完全浮现,一条神出鬼没的闷棍便从他面前的虚空中浮现,呼啸砸落

那沉甸甸的手杖砸在脑门上,令他眼前一黑,嘭得一声掉到了地上。

紧接着,叶青玄的身影从虚空中浮现,手杖猛然一抖,变成了一条极粗的琴弦,绕向了圣徒遗体。

“放手!”

有人冷哼,旋即铺天盖地的铁片呼啸而来。炽热的光焰从背后浮现,下方地面的泥潭中骤然沸腾,一只大到不可思议的蛇头伸出,张口咬向叶青玄。

半空中,叶青玄头皮一阵发麻。

身在半空,连躲都没有地方给自己躲――虽然大家都留了手,但这么多强力攻击要是被正面击中,虽然性命无碍,但重症加护室是肯定要去走一遭了。

好了,现在的问题是:

一个蛋糕一把刀,五个小朋友应该怎么分呢?

一般乐师们都会觉得,把其他小朋友砍死不就行了?

但如果不能把剩下的小朋友全都砍死,自己独占蛋糕的话,那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未完待续。)

温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淄博性病
西安莲湖医院谭香平
厦门市第五医院预约挂号
淄博治疗龟头炎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