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青莲剑说 第268节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历史

青莲剑说 第268节杨家给李小白与李青兄弟俩安排的小院子美仑美奂,还有仆婢小心伺候着,美酒佳肴,锦被软床,哪怕是寻常大户人家也比不上这

青莲剑说 第268节

杨家给李小白与李青兄弟俩安排的小院子美仑美奂,还有仆婢小心伺候着,美酒佳肴,锦被软床,哪怕是寻常大户人家也比不上这里角角落落无处不在的精致与大气。

如果有需要,还能叫一两个俊俏丫鬟暖床。

不过好吃好喝的招待,却没有让李青乐不思蜀,他反而有些心不在焉。

此前明明说好去去就来,结果凤娘一去不复返。

接连三天,他都没有等来自己心上人,就像被遗忘在这座小院子里。

既担心又着急的李青让在小院里伺候的仆婢请杨府管家过来,却遭百般推托,不是管家出去了,就是管家在忙,要不就是被府上的主人们训话,让他心中越发感到不安。

李小白倒是沉得住气,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得闲便老老实实待在房中修炼武道真气

,混沌青莲绽放以他的肉|身为基,武道修为越高,绽放的莲瓣就会越多,剑光回复速度更快。

躲在他腰间钱袋内的妖女清瑶正处于一种奇异的状态,浑身妖气无比收敛,没有外泄出分毫,就像冬眠了一样,但是含在口中的丹药却徐徐散发出药力,不断炼化。

这是一种蛇蛟类特有的敛息修炼秘法,虽然不及直接吞吐日月精华那般高效,却胜在持久稳定与不易受打扰,淬炼出来的妖气也更加精纯。

“让开,我要见凤娘!”

李小白又听到二哥与院门口的护院争执起来,他徐徐放开奇经八脉内的武道真气,任由心神中的混沌青莲接过控制权,转变为自行修炼的状态。

“二哥,他们只是下人,与他们争执无益!”

来到屋外的李小白劝止住了脸红脖子粗的二哥。

“他们一定是不让凤娘见我,还将我们俩软禁在此。”

李青越想越觉得自己猜中了真相。

两情相悦却往往不敌门当户对,杨家必然嫌弃自己屋无一间,地无一亩,故意将自己限足在这里,让时间一点点磨去凤娘与他的情感。

老生常谈,秀恩爱死得快,李小白深感如此,他不忍二哥几近抓狂的与爱人隔绝在这方一亩三分地内,于是说道:“既然他们不让嫂子过来,那么我们就去见嫂子!”

闯祸什么的,他喜欢了!

更何况兄弟俩在此,捅篓子都带双份的。

“这,这样不妥吧?”

二哥李青望着那些五大三粗的护院,不由嗫嚅起来,好歹也是凤娘家里的仆婢,不看僧面看佛面,总不能随手飞一砖头,把人家打个头破血流。

杨家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不仅将李小白与李青专门安置在这个院子里,还将小九和十三这两个从西延镇跟出来的家丁安排到了别处,使兄弟俩想要找人都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妥!妥的很!不然嫂子就是别人的了。”

二哥这种读书人的怯懦性子让李小白忍不住笑了起来。

典型有贼心没贼胆,这样还怎么吃肉喝汤,把妹泡妞,大丈夫应当胆大心黑脸皮厚,才能抱得美人归,不然连骨头都啃不上。

“两位公子,还请回去!”

看到李小白径直往院外走,两名护院当即拦住了他的去路。

“让开!”

别看小白同学身形比两个虎背熊腰的护院瘦小不止一圈,手上的力气却一点儿都不小,随随便便的拨拉,两个刚刚摸到武道聚气境门槛的护院当即就像两只陀罗,打着转儿闪到了一边。

原地转了十七八圈后,两人头晕目眩,哪里还能辨得清李家兄弟俩在哪里,腿脚一软,摔倒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

“走了!二哥!”

李小白转过身,冲着李青一摊手,耸了耸肩膀,就是这么简单。

“好!我们去见凤娘!”李青刚走两步,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飞奔回院内,从自己的房间里捧出一物,重新追上了小弟的脚步。

李小白看清二哥手中的东西,不禁乐了,既不是什么神兵利器,也不是什么法器宝贝,只是一块方方正正的青石板砖,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正是西延镇李府门外街面上撬出来的那块板砖,二哥李青可是靠着这块板砖多次逢凶化吉,没想到依然还带在身边。

察觉到小弟似笑非笑的目光,李青涨红了脸,死死的抱着板砖,鼓起勇气说道:“小郞莫怕,二哥会保护你!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好!”

小白同学乐呵呵的翘起大拇指,身为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二哥能够再次拿起板砖,看来为了心上人也真是拼了。

“站住!”

李小白与李青闯过看守院门的两名护院,无可避免的惊动了其他人。

杨家也是小觑了这对兄弟俩的战斗力,以为两名护院足以看住两人,因此附近的护院并不多,当李小白与李青如入无人之境的连过数重深宅大院,一群得到消息的护院这才气急败坏的赶过来。

“你们让开!我要见凤娘!”

李青捧着青石板砖怒视着这些护院。

“二哥,让小弟先来!”

李小白晃了晃自己的拳头,还没等李青反应过来,就径直冲进了那些护院中间。

千叶手、伏虎拳、大力金刚掌,从小林寺顺来的武技噼哩啪啦的施展开来,还没热身完毕,周围就横七竖八倒了一地。

锻体境中阶的武道真气加成,使他的力气远远大过常人,当场所向披靡,别说这些护院,寻常五六汉子都抵挡不住他。

李青看得目瞪口呆,小郞原本应该与他一样手无缚鸡之力才对,这是这般身手敏捷,出招便无一合之敌,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李小白察觉到二哥的目光,转过身拍着手,说道:“二哥,你瞧,土鸡瓦犬耳!”

他不学无术的掉书袋卖弄了一句,让李青忍俊不禁,依旧是那个在西延镇胡作非为的李家小郞。

“住手!”

一个妇人的声音传来。

李小白和李青循声望去,看到一个满脸寒霜的****带着四个丫鬟在十几个护院的拱卫下远远走来。

“哪里来的野小子,竟敢在我杨家动手。”

对方一开口,便将李小白与李青兄弟俩当成了没有家教的乡野之人。

“在下李青,动手只是情非得已,请大娘原谅则个。”

李青面露尴尬之色,深深一揖到底。

“原谅?原谅什么?我家好心收留你二人,偏偏是个不识趣的,好心当作驴肝肺,还要打杀了好人吗?这简直是没天理了!我的老天爷啊!这好端端的人,怎生是畜生心肝……”

天下间海水不可斗量,人更不可貌相,这看上去贤良淑德的****一旦上嘴皮碰下嘴皮,叭啦叭啦火力全开,当场喷得李青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在对方的话语中,李家兄弟二人根本就是狼心狗肺的畜牲,心怀不轨的恶人,直喊着要抓起来送官,不待秋后,当即开刀问斩。

当李青气得浑身瑟瑟发抖,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时候,李小白却恍若未闻的从容走上前去,抬手。

啪!~

老娘们的叽叽歪歪立刻戛然而止,捧着自己的左脸,几乎难以置信竟然挨了一巴掌,其他人也是同样目瞪口呆。

这小子胆大包天,连老太君看重的梅姨都敢打,难道活腻了吗?

任你千言万语,能动手绝不吵吵,小白同学回过头来,冲着自己的二哥说道:“瞧,这娘们儿天生欠抽!”

李青目光呆滞,小弟这是干了什么?

“啊……”

****突然爆发出一声穿云裂石,惊天动地的尖叫。

啪!~

李小白赏了这娘们儿一个对称美。

-

赣州治疗妇科医院
南平妇科医院哪家好
宜昌妇科医院哪家好
赣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南平好的妇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