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风的祭奠

2018-09-15 09:54:46

风是大地的叹息。穿越无尽的岁月,大地仿佛是把所有的轻扬的梦想,编织成一只纸鸢,轻轻放飞在了天际,只是留下那些,如同父亲的胸膛般的广阔与浑厚。这些梦想,是夸父逐日,还是女娲补天,或者是山海经般缥缈的传说?其时,我们早已无从知晓。

风像是青春期的孩子,充满了好奇与叛逆。他悄悄挣脱了大地的那丝牵挂,逃到远远的天际,藏匿起来,自由自在地,做天马行空一样的梦。似乎每个风筝都是如此,想要逃避线的束缚,而不去在乎任何的牵挂。

燕来雁往,老翅几经寒暑,沧海桑田的故事,也仿佛只在须臾之间,便如晨露般隐现。驰骋过雪山与沙漠,穿越过方丈与蓬莱,黄昏总是来得很早。初时还满眼的青春洋溢,在转瞬之间,已经随着沙漏悄悄埋没在了过往的旅程中。这是任何事物的归宿。

黄昏时候的风,早已经深谙了狐死守丘的传说。高树万尺,落叶归根,胡马北风,越鸟南枝。若是有幸聆听风的吟唱,往往便只有听见满耳的疲惫与思念,如同夏日里的野草,在荒芜已久的路边疯长。很多时候,很多事物,一旦选择,就没有可能更改。风筝一旦离开线的牵挂,留下的落寞就必将永远。

于是风奋力地去奔跑。风在奔跑中追寻,追寻时呐喊。风的足迹,在时间的河流中无奈前去。风把所有的思念积累起来,等安静的时候,便悄悄升腾到天上去,便成了云霞。在朝晖夕阴般的过往中,云也呈现了风的生命中,那些最美丽的记忆。

风的思念愈盛,云就愈发浓厚。日子久了,云便化作雨雪,纷纷扬扬地落下来。这仿佛却是亘古以来,在天地之间上演的一幕常景。而似乎也每每走到光阴的尽头,才有这样清寥的思念。

其实那一场大雨,分明便是风的祭奠。我想,大地一定能够听见……

岩棉板条
台球桌及配件图片
世茂壹号院基本信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