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乐视债权人被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

2019年04月05日 栏目:网络

AI财经社(ID:Economic-Weekly)文 |林木木金赫乐视的债务一切都混乱了。7月6日下午13点48分,午休时间

AI财经社(ID:Economic-Weekly)

文 |林木木

|金赫

乐视的债务一切都混乱了。

7月6日下午13点48分,午休时间,乐视大厦的一层充斥着烦躁的平静。十几名前来讨债的供应商躺在紫灰色的瑜伽垫上,有的已经睡着了,有的翘着二郎腿平躺着玩,有的翻来覆去寻觅舒服的姿势。

乐视大厦的前台人员站在柜台里面,也双手趴在柜台上睡着了。没有人交谈,没有人进出,只有“贾跃亭还钱”的喇叭声无休止回荡。

自银行申请冻结乐视财产风波开始,乐视资金危机的困难程度超过大众的想象,依照贾跃亭的说法,乃至也超过他本人的想象。随之引发了债权人的恐慌。

上门示威的供应商是此次“讨债战役”里外显、脆弱、同时也是数额相对小的那一批债权人,只占了乐视债务很小的一部分,在他们热烈的声讨声旁边,还站着几个隐形的高大身影:银行、信托、债券持有者。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他们都被乐视的债务绑在一根绳上:乐视的一举一动决定着小债主的生死,大债主的一举一动又决定着乐视的生死。

进击的银行

银行终于坐不住了。作为乐视的大债主,在乐视延续的窘境下,银行无奈地拿起自我保护的武器,以招行动首。

6月26日,由于乐视一笔内保外贷业务逾期两个月未还,招商银行上海川北支行向上海高级人民法院提交了冻结乐视系公司及贾跃亭夫妇财产的申请,当天,法院便裁定该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发布了裁定文件。直到7月3日被媒体表露,招行再次对此事做出了回应。

招商银行和平安银行是目前业内公认的乐视的两家银行债主。资料显示,2015年7月,招行向乐视投放了笔信贷业务,总金额为27.4亿港币,目前收回约14亿港元,剩余约13亿港元。2015年11月,乐视控股与招商银行上海分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招行向乐视提供100亿的战略性全球综合授信额度。

平安银行与乐视的合作也很是深厚。2016年财经曾报导,平安银行北京分行从2016年开始于乐视深度合作,在股票质押式回购、增资扩股、直融理财、信用证+福费廷、内保外贷、融资性保函、离岸贷款等投行及国际业务上均有广泛深入合作,金额高达百亿。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乐视体育的股东深圳市平银能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将乐体2257.4539万元的股权质押给平安银行北京分行。

目前平安银行还没有表态。

图/CFP

另外,乐视控股向中信银行总行营业部质押了北京财富时期置业有限公司和北京百鼎新世纪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全部股分。

AI财经社查阅历史资料发现,中信银行、兴业银行、浙商银行、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宁波银行、北京银行、平安银行、恒丰银行北京分行、江苏银行北京分行、华夏银行北京分行和天津银行丰台支行这十几家银行,在2016年中依然为乐视的主要授信单位,与乐视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授信总额24.2亿元,可以想见,当中的部份银行至今很可能还与乐视保持着债务关系。

宁波银行成功避开了这次债务旋涡。据券商中国报道,乐视对宁波银行的贷款已于去年末全数还本小时候过春节付息。

民生银行也一样幸运。接近民生银行的人士对AI财经社泄漏,民生银行曾是乐视的主要授信单位,但因银行的文化产业部门被全部撤消,停止了对乐视的授信,得以躲过乐视的债务危机。

还没有浮出水面的乐视银行债主被公众及媒体的眼光搜索着。还有哪些银行背负着乐视的贷款?他们会不会跟随招行对乐视采取行动?倘若采取行动,乐视的生死将如何?

7月6日,中信银行终究忍受不住,给出了回应。根据券商中国的消息,中信银行回应道:“2016年我行对乐视发放了一笔贷款,有房产抵押和股权质押担保,和贾跃亭先生的连带担保,目前贷款还在履行中。我们将延续关注该笔贷款的近进展情况。”

招行无奈下的自我保护直接点燃了乐视新一轮的债务危机,也加深了债主们的担忧,如若金融机构对乐视集体施压,乐视的非上市体系离破产也就不远了。

打持久战的供应商

供应商的债务虽然只占乐视总债务的冰山一角,但他们却是乐视资金状态不言而喻的晴雨表。

这类方式的上门讨债对乐视来讲已不新鲜了,早可追溯到去年年底。半个月前,近的这批债权人相约再次来到乐视大厦,铺开他们的瑜伽垫。现在回头一算,会发现这个时期跟招行申请财产保全的日子几近契合。

7月3日,媒体表露了乐视系公司及贾跃亭夫妇被冻结12.36亿资产的消息,常驻乐视大厦一层的供应商们重新被媒体的镜头关注。

多家媒体报道了他们。共有19家供应商前来讨债,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包括浙江、成都等,主要欠款为乐视移动长时间拖欠的店建费、广告费和活动费,每位债主的欠款基本在几百万的量级,所有讨债者欠款总额约8000万元。这个数额不包括这次没有参与讨债的供应商债务。

除日复一日焦灼的等待,这个阶段,供应商们仿佛甚么都做不了。对地方小企业来讲,几百万不是小数目,或许关乎着他们的生死存亡;但为了这几百万上诉打官司,又得不偿失,本钱太高。

他们躺在乐视楼下,频繁地刷着跟乐视有关的,逼真地希望乐视能度过难关,然后把自己的钱补上。

AI财经社6号中午来到乐视大厦时发现,他们对已习以为常了。大多数人不愿意跟媒体再说甚么,显出疲惫的神态,只有他们的媒体对接人涛涛还愿意说几句,他知道,如果真的要不回钱,媒体可能是他们捉住的一根稻草。

如果债务没法协商解决,供应商们只有一条路可走:拿着合同上诉。但有的供应商,凭仗初期对乐视的信任,连违约协议都没签。

果断的债主

果断的债主大概要属温晓东了。

6月30日,一场突如其来的并购降临在易到身上,接盘方为韩国投资方TWG。这1举动后来被解释为双方的无奈之举。

温晓东是TWG和韬蕴资本共同的大股东,温晓东很欣赏贾跃亭。韬蕴资本旗下公司投资了乐视系多家公司,包括乐视体育、乐视影业、乐视移动(20,000万)和乐视汽车(33,400万),其中对乐视移动和乐视汽车的投资都是可转债。

作为乐视的债主,韬蕴资本管理合伙人郭震公然力挺乐视。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很多人怀疑我们对乐视的投资行动时,我选择一如既往地支持。虽然我们的十几亿也只是九牛一毛,但少能为迄今为止中国互联商业史上伟大的创举添砖加瓦。”

但面对乐视近来不断的风波和资金链延续断裂的现状,投资了乐视多家公司的温晓东,不得不接受债转股,来交换易到的控制权。虽然易到也前程未卜,但总比投资回报无望强。

沉默的信托

在乐视的债权人里面,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成员——信托。

乐视在发展过程中为了不断融资,几近穷尽了办法。其中股权质押更是相当频繁。截止2016年底,贾跃亭姐弟积累进行了超过38起股权质押,质押方多为证券和信托。

目前可掌握的资料来看,可以确定的是,中航信托、民生信托、北方国际信托手中还握有乐视的部份股权。其中,乐视控股分别向中航信托、民生信托质押乐视致新2618万元股权和3125万元股权;乐视向北方国际信托质押乐视致新312万元股权。

除此,乐视曾在2015年8月和9月发行了两只公司债券,分别为10亿元和9.3亿元,期限3年,将于明年的8、9月到期,利率分别高达8.5%和7.反而让自己更累5%,两只债券的持有机构目前尚不可知。他们分割了乐视债务的近20亿,不是一笔小数目。

手握乐视大量股权和债券,这些沉默的金融机构不可能对乐视的本日视而不见,他们希望的,莫过于乐视能挺过这一关。

前途

对银行来讲,他们能做的就是申请冻结资产。AI财经社咨询了某银行相干人员。对方表示,现在的情况下,银行应当时间申请冻结,谁先冻结谁就有望具有这笔资产。如果拖到乐视进入破产程序,银行就会组成债权团,找当地银监局和政府调和解决债务问题。

银行手里一般握有不动产抵押或股权质押,一名商业律师向AI财经社介绍,如果乐视终究没法偿还贷款,不动产所有权会归银行所有,这方面对银行来说是有保障的。

但是对股权质押的部分,银行、证券、信托等都将面临巨大风险。目前乐视已延续停牌数月,股价定格在30.68元,6日乐视发布公告称将继续停盘不超过3个月。一旦股票复盘,极有可能迎来大幅跌落,各金融机构手中的质押股权将面临巨大缩水。而一旦乐视股价下跌到警戒线,他们就只能接受强行平仓,挽回的损失。

如果乐视长期无法偿还债务,债权人只能向法院申请乐视破产,法院对乐视进行财务调查后,如果证实乐视资产没法覆盖全部债务且丧失偿还能力,就会宣布其进入破产程序,这样一来,债权人可在法院的裁断中挽回一些损失。

目前来看,我们没法明确地知道乐视到底背负着多大数额的债务,又有哪些隐藏的债权人,乐视的资产是否能够覆盖这些债务。

7月6日,处在风口浪尖的贾跃亭在公众号上发表文章,对所有的债权人表示了歉意,并宣称一定会负责到底,把所有金融机构和供应商的欠款全部还上。

这1态度也许稍微给债权人打了一剂强心针,但许诺如何兑现,什么时候兑现,尚且是个问号。

对于持有公司债的机构,也许只能期待,等到清风梧桐zwc明年8月,乐视已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庞凌子对本文亦有贡献)

查看原文

肠道敏感拉稀怎么办
肠道敏感是什么原因
肠道敏感怎么治疗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