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炖枣记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育儿

炖枣记 第86章 番:师徒婚后日常②——出了魔宫,唐枣还是有些不大相信,双眸疑惑,伸出小手扯了扯自己师父的袍袖,小心翼翼道:“师父,你是不是

炖枣记 第86章 番:师徒婚后日常②——出了魔宫,唐枣还是有些不大相信,双眸疑惑,伸出小手扯了扯自己师父的袍袖,小心翼翼道:“师父,你是不是对阿誉说了什么?”阿誉虽然乖巧,可这般懂事的话语却是少见,而且又突然同师父相处的如此融洽,不免令人心生怀疑。闻言,重羽侧过头去看她,眸色清浅。眼前的小徒儿,自嫁了他之后便没有再梳过从前俏皮的花苞髻,此刻是寻常不过的女子发髻,发间只插|着一支发簪,其余的青丝披散至脑后,一双大而水亮的眸子直直的看着自己,里头是满满的疑惑。秀挺的鼻子,粉嫩的唇瓣,这副模样还是同几年前一模一样,完全没有丝毫的改变。这么一个粉嫩的小姑娘,任谁也看不出已经是嫁人生子了。可……却是他的。重羽弯了弯唇愉悦的笑了笑,顺着自己的袍袖握住她的手,柔若无骨的小手握在掌心让他爱不释手,只淡淡道:“为师答应过你,以后会好好同阿誉相处,眼下阿誉这般懂事,为师自然是欢喜,这有何不对?”她以为,自己同那小家伙说了什么?唐枣素来相信师父的话,阿誉随了师父,这般的体贴亦是正常的,怀着阿誉的时候,师父对她百般照顾,无微不至体贴细致。后来阿誉出生,师父也一如既往的对她好。可有了孩子,自然会付出极大的精力照顾孩子,她心里一直觉得对师父有些歉意,如今俩人能有机会出来游玩,也算是给师父的一个补偿。唐枣低头看了一眼紧紧相握的两只手,幸福满满,而后笑了笑用另一只手抱住师父的手臂,凑上去蹭了蹭,道:“师父说得对,是徒儿想多了。”如此娇妻,重羽哪有不疼爱的道理,忍不住就凑过来亲了一口。唐枣面带娇羞,也不躲,只让他亲完,之后才傻乎乎问道:“师父,我们去哪儿呀?”风有些大,重羽替她整理了一下鬓发,声音温和道:“凤御山。”·算起来凤御山可是她的娘家,如今无人照料,可桃林和竹屋还是一如从前。唐枣倍感亲切,只想好好住上几日。她看着院子里的花草,想起个幻境之时,她就是在这里,与师父相处了几日。那时的师父温柔君子,让她觉得像是在做梦一般,可处得时间多了,却渐渐暴露了本性。“在想什么呢?”刚刚准备好午膳的重羽看着小徒儿呆呆的站在院子里,便走过去自伸手将她抱住。今日阳光很暖,可她的身上却是更暖。重羽微微眯着眼睛,随意的亲着她的发顶。唐枣往后靠了靠,身后的胸膛温热舒适,道:“徒儿想起在玲珑石的幻境之中,徒儿就是在这里遇见你的。只不过那时师父却将徒儿给忘了……”话至尾音,带着一丝遗憾和委屈。知道她在意什么,重羽笑了笑,道:“忘了又如何,为师还不是照样喜欢你了。”她就像是一个小妖精似的,狠狠的抓着他的心不放手。“哪里?师父明明一门心思赶着徒儿走呢?”唐枣不服气的撅了撅嘴。先是将她关在门外,后来又是一大早赶她走。“若不是……若不是徒儿死缠烂打,师父早就不要徒儿了。”这话说得重羽心疼了一番。虽是幻境,不过却仍是真真实实的经历过的,重羽的双臂拥紧了一些,“是为师的错。”唐枣也不是无理取闹之人,师父忘记了也不能怪他,只是弯了弯唇道:“不过那时候师父你还真有些不一样,比平时可爱了许多。”连沐浴都不让她伺候,一直念着成亲之后才能与她同榻。重羽觉得,那时的自己才是蠢的自己——送上门来的媳妇儿,却是憋着忍着,晚上夜不能寐的时候,只能……重羽不开心了,低头就咬了一口,闷闷道:“你是说为师不够可爱?”师父一贯小气,唐枣只能顺着他,眼下听着语气不大开心了,忙讨好道:“徒儿不是这个意思,徒儿觉得师父可爱了。”可爱小气的男人,让她爱不释手。只当是谄媚的话语,重羽才不信,弯腰就将小徒儿抗在了肩上,伸手轻轻拍了几下,故意恶狠狠道:“看为师怎么收拾你。”之后,任唐枣说好话,师父也是不退让。眼下竹屋只有他俩,不似在魔宫只是还要注意几分,简直是欲将她生吞活剥似的,狠狠收拾了一个下午。竹屋的日子过得悠闲,两人日日腻歪着,住了整整半月。·师父想凑过来亲她,唐枣狠狠瞪了一眼。昨夜闹得这么凶,眼下她身子乏软酸痛,才不给他亲。见小徒儿气嘟嘟的样子,重羽却是心中欢喜,抱在怀里哄了一会儿,便到了此处。先前唐枣心中有气,可师父说了软化之后也渐渐气消了,所以当看到眼前这熟悉的地方,不由得抓着师父的手臂惊讶道:“师父,真的有重柳山庄?”“嗯。”重羽点头,面色含笑。他不会告诉她,这个庄子是他凭着记忆建筑而成的。早在几年前,他就想带她过来看看,只不过那时阿誉还小,她的心思全都在阿誉的身上,没有多余的时间陪他过来此处小住几日。如今阿誉六岁了,才有机会过来。唐枣异常兴奋,这里的亭台楼阁、一花一草,全都和幻境中的一模一样。还有这蒹葭阁。庄子很大,却只有他们二人。唐枣知道师父不喜外人,眼前的一切足以让她欣喜不已。蒹葭阁内如她初来的日一样,入目的是一片喜气洋洋,唐枣看着这新房,便道:“师父,徒儿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嫁人了,后来又听下人们叫扶宴师叔‘庄主’,还以为嫁给扶宴师叔了呢。”这话说起来,又是一阵后怕。重羽原是眉眼染笑的,听了小徒儿这番话,却是略微蹙眉,道:“他倒是敢。”唐枣不语,只嘿嘿傻笑。两人去了夷澜居,又去了一次师父精心布置的新房。唐枣看着榻上的大红嫁衣,想起那时候可怜兮兮的师父,不禁莞尔,看着身侧的师父,问道:“师父,那时你为何会喜欢我?”那时候的师父,明明眼睛看不见,又为何会喜欢上她的。重羽将人抱在自己的怀里,两人安静的躺在榻上,伸手抚着她的脸颊,轻轻摩挲,闭上眼睛道:“……你的味道。”“嗯?”唐枣不解的眨了眨眼睛。重羽未睁眼,纤长的眼睫覆下,投下两道浓重的阴影,薄唇轻启道:“为师喜欢你身上的味道,或许是因为有食欲,又或许是因为……太过熟悉。”——就算他忘记了,就算他看不见她的样子,可是还记得她的味道。这几日唐枣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蜜罐子里一般,甜蜜蜜的,听了师父的话,更是欢悦不已。她凑过去靠近了一些,小脸挨着师父的心口,她可以清清楚楚听到师父“噗通噗通”的心跳声。“那时徒儿见师父双目无法视物,心疼极了。”唐枣小声道,虽然师父行动如常人一般,没有丝毫的影响,可到底还是看不见。“为师这不是好好的吗?”重羽缓缓睁开眼睛,笑吟吟道。“嗯。”唐枣一个翻身压到自家师父的身上,亲昵的蹭了蹭,道,“师父好好的,徒儿比什么都开心。不过那时候师父真的好凶,徒儿都不敢大声说话。”明明是初见,他却是毫不避讳的剥了她的衣裳,而且还仔仔细细摸了一遍。若是平素,她哪里会这么温顺,任由他占便宜?可那时她有些怕师父,生怕惹他生气,所以才安安静静的待在他的怀里,任他为所欲为。看上去冷冰冰的师父,还不是照样喜欢这般欺负她?想到此处,唐枣忍不住咯咯的笑。重羽心情愉悦。自有了孩子之后,俩人还没有这般好好的单独相处过,这半月过得极是温馨,让他都有了一种不想回魔宫的念头。可那小家伙在那里,小徒儿不知还能陪他多久。晚上缠绵过后,她酣然入梦,可嘴里还时常念叨着阿誉,可让他忍不住吃味。明明是生了个儿子,如今却是如生了个情敌一般。重羽唏嘘不已。他低头亲着她的眉眼,道:“那时为师不知,只想着哪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也不知道有何目的?”唐枣伸手在自家师父的腰际轻轻拧了一把,不满道:“徒儿哪有什么目的啊。”她的目的从头到尾都只是他罢了。“嗯。为师自然是知道的,只是觉得你与众不同,便想同你亲近,然后……生孩子。”重羽眸色黑沉沉的,气息亦是紊乱了几分。一同生活了这么多年,唐枣哪里看不出自家师父的心思,只将头埋进他的怀里继续蹭了蹭。“今晚不要了,徒儿还酸着呢。”“为师依你。”重羽自知自己不是好色之人,可面对的是小徒儿,他亦是成了重|欲之人。小徒儿身子娇,他便教她法术,努力提高修为,如今体力比以前不只是好了多少倍,晚上的时候便愈发是尽兴了许多。他知道她有多好,每次都会想要的更多,有时更是控制不住伤了她,如今听她抱怨,心亦是软了几分。“说起来,这重柳山庄也算是我们洞房的地方,我们多待些时日,可好?”若是回了魔宫,只怕小徒儿又无法这般将全部心思都在自己的身上。唐枣何尝不知师父心中所想。她虽然想念阿誉,但是扶宴师叔和扶月定会好好照顾他的,便忍不住伸手将师父抱得更紧一些,轻轻点了点头。·在重柳山庄的这段日子,让唐枣看到那个当初霸道强势冷冰冰的庄主成了这个温柔缠人的夫君。上一次在这里怀了阿誉,如今师父夜夜耕耘,只怕会极容易怀上第二个。唐枣伸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之上,心想:若能如师父所愿,生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娃,倒也不错。如此,唐枣便开始期盼起来了。虽然不舍,可师父说过以后会带她常来。唐枣念着这几年对师父的亏欠,想着以后阿誉长大一些,会照顾自己了,定然会陪师父出来,过如此刻这般甜蜜的日子。在魔宫的时候,师父时常因阿誉气恼,每次都是她去哄他,哄着哄着,师父就开始不规矩了。而这几日,师父的脸上一直都挂着微笑,像是个满足的孩子,傻傻的。看着师父这么开心,她心里也觉得甜滋滋的。眼看要回去了,唐枣便想着替阿誉和婉婉买些小物什,阿誉虽然比寻常的孩子懂事一些,可到底还是个孩子。两人在街上看着两边热闹的小摊,入目的皆是一排排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唐枣也是小孩子心性,看到这些东西自然是喜欢的,不过一会儿,便买了好多。看着一直在身边不说话的师父,唐枣心想:自己好像也没有送过师父礼物呢。除了每年的生辰,她还真的没花过什么心思,不过师父却是时常送她一些首饰。唐枣觉得自己这娘子和徒儿当得委实失败,一路上便想着给师父买些什么才好。到了客栈,还见唐枣这般魂不守舍,重羽便将房门关上,欺身上前亲着她的脸,气息灼|热道:“在想什么?”唐枣想了想,道:“徒儿在想有没有忘记买的东西。”说着便是笑了笑,“徒儿有些想吃糖炒栗子了,师父你休息一会儿,徒儿马上回来。”重羽哪里放心她一个人去,可小徒儿这么说着,他也只能亲了一下她的脸颊,道:“那早些回来。”·虽然师父什么都不缺,可唐枣是知道的,若是自己给他买了礼物,师父肯定会很开心的。她先是替师父买了一套袍子,她只见过师父穿雪色的袍子,要不就是成亲的时候,见过师父穿红色的,方才她在铺子里看都这套墨色锦袍,衣服的尺寸刚好适合师父,便买了下来。她又买了一双靴子和一根簪子。买好这些之后,便将它们装在了腰际的玉葫芦里,打算晚上给师父一个惊喜。唐枣拿着手里香喷喷的糖炒栗子,有些馋了,才忍不住剥了一颗,还是如以前一般香糯可口,甜甜的的。“小枣?”依稀听见有人在叫她,唐枣闻言转身,看着不远处的萄萄、司竹和萧慕深,有些愣住了。四人寻了一间茶肆,坐下闲聊。唐枣只觉得惊讶,也不避讳,将自己已经成亲的事情告知。萄萄听了也没有生气,只笑笑道:“魔尊重羽大婚,那么大的排场,六界谁人不知。起初我还担心你受欺负,如今见你好好的,便也放心了。”对于这事儿,唐枣也有一些歉意,毕竟萄萄是她的朋友,亲如姐妹。“师父的身份有些特殊,我怕会让你们为难,所以才没有请你们。对了,你们此番出来所为何事?”言罢,萧慕深才道:“九年前碧蓉无故失踪,到如今还未找到,本想着是凶多吉少了,可这次师父却说感应到碧蓉尚在人世,便派我们三人出来寻寻,没想到……还是一无所获。”碧蓉失踪了?唐枣有些惊讶,不过一想到那日碧蓉无故害她,在幻境之中的时候,又欲伤她性命,她便对她没有半分的好感,如今听说她失踪,心里也没有一丝感觉。那日奄奄一息的糖糕,她至今都是记得的。师父还在等她,唐枣自然不能多加逗留,只就此别过。看着唐枣远去的背影,萄萄才忍不住看着身侧的司竹,道:“你不想同她说说话吗?”司竹一袭雪色衣袍,眉眼淡淡,只缓缓启唇道:“……不需要了。”她现在过得这么好。·唐枣回到客栈的时候,见师父正站在窗前。她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张开双臂自伸手将他环住。“怎么去了这么久?”师父的声音有些不满。唐枣轻轻的蹭了几下,道:“徒儿给师父买了衣服。”见师父还未有所动容,便利索的将衣袍拿了出来,讨好的亲着他的下巴,“师父,你试试看合不合身?”重羽没说什么,只低头任由她替自己脱衣服,然后换上了新的袍子。这墨色的衣袍,倒是刚刚合身。唐枣打量了一番。师父长得好看,身姿颀长,如今这一身墨色的袍子,愈发是俊美不凡,看得唐枣直直的挪不开眼。她又将新买的簪子拿了出来想替师父插|上,可师父的个子太高,她踮着脚尖还是够不着。“师父,你把头低下来,行吗?”重羽看着面前个子娇小的小徒儿,从善如流,见她笑吟吟的替自己插|上簪子,便忍不住伸手将她抱住。“师父,喜欢吗?”唐枣安安静静依偎在师父的怀里,像个想得到表扬的孩子。“嗯。”她想让自己开心,他是知道的。唐枣知道自己什么事都瞒不了师父,想了想还是如实道:“徒儿方才碰见了萄萄他们,所以才茶肆里耽搁了一会儿,师父别生气,嗯?”若是以前,他或许会生气,可如今他早就想起了一切,的反应不是生气。他的手臂拥紧了一些,柔声问道:“可说是为了何事?”“说是碧蓉失踪了,他们是来找人了,可还是没有找到。”碧蓉虽然害过她,可她之后以后不会有任何的交集,便也不去管这些事情。“你的礼物,为师很喜欢。”咦?唐枣被师父这一句突然的话弄得一头雾水,可一听师父喜欢,也不去想别的,只抬头去亲他的脸,嘿嘿笑着,道:“以后徒儿会好好对师父的。”小徒儿一直蹭,重羽念着昨日顾着她的身子没同她亲近,如今便来了兴致,直接将人抵在窗前就动作了起来。小嘴被堵住,唐枣唔唔唔的叫,“师……师父。”“嗯?”“栗子,我们先吃栗子。”大白天的,这里又是客栈,她才不想和师父胡闹。重羽却是不管,直接利索的将人从襦裙中剥了出来,一本正经道:“为师现在不想吃栗子,只想只枣子。”枣子一直吃到了晚上,重羽的脸上,满是餍足。他低头看着臂弯里安静的小徒儿,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拨开。露出一张娇俏柔媚的白净小脸。重羽的眸色幽沉。他想起前一世,在魔界次遇见她,她的个子小小的,看上去傻傻的,一点都不会掩饰。这么傻的小枣妖,居然想着潜入魔界图谋不轨。许是闲得慌,他阻止了扶宴,而是留了她的性命,让她跟在自己的身边。那是他不懂相处之道,对她一直都是很凶。她胆子小,自然是怕极了自己,可每次看到娇娇怯怯的样子,他便是心中欢喜。后来他要了她,他那么粗鲁,她被自己弄哭了,红着眼睛躲在角落里像一只受伤的小兽。次,他没有觉得烦,而是过去哄她。朝夕相处,他初尝情|欲难免霸道了一些,只想着和她做那事儿。后来她那大师兄来救她,却被关入了地牢。她前去救人的时候正好被扶宴逮个正着。他没有喜欢过女子,只觉得她是自己的女人,怎么能这么拼命救别的男人?可他到底还是没有杀他们,而是放他们走。他气恼的回了承华殿,将自己关在殿中,可是满脑子都是那个娇娇怯怯的小姑娘。他后悔了,想把他们捉回来,可就在那个时候,她却回来了。“重羽,我喜欢你,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你,你……你还要不要我?”她没有哭,只走到自己的面前,如平素一般娇气的扯了扯他的袍袖,语气忐忑极了。他要不要?这还用他回答吗?可他毕竟是好面子,留了她,却让她在自己的身边当了一个贴身宮婢。他要她的时候,她被自己丢在榻上,任他欺负,却怕惹恼了自己一直忍着痛。这样的日子过了半个月,他便受不了了。——他心疼。后来魔界大乱,他没有心思管这些,本想告诉她让她好好留在自己的身边,他别的什么都不管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魂飞魄散了。被她的同门师姐,用追月剑刺了数剑,且过了多时,魂魄已散。纵然他有再高的修为,也无济于事了。他保住她的肉身,用了整整三百年的时间才找出着时光倒流之法,让一切回到她来魔界的三年前。可是他知道自己会忘记她,便在凤御山施法,想时间看到她。——他知道自己会喜欢她的……就算自己已经忘记了。他因消耗了大部分的修为,深受重创,却被她捡了回来。他睁开眼睛见自己一|丝|不|挂,又瞧着眼前这只小枣妖。他平素不喜人碰触,如今却是生气不起来。……幸好,一切还来得及。“嗯……”唐枣迷迷糊糊的睁了睁眼睛,一副累极了的样子,又很快将眼睛闭上,嘟着小嘴呢喃道,“师父,怎么还不睡啊?”重羽回忆着前世今生,如今她在自己的怀里,不禁眉眼温柔,捉着她的小手就放在嘴边亲了亲,情不自禁柔声道:“小枣……为师真的好爱你。”可是怀里的小徒儿早已是精疲力尽,软软的靠在自己的怀里,呼呼大睡。都怪自己要得狠,不然就能听到她的回应了。重羽有些失落,却仍是眸色温和,凑上去亲了亲,拥着怀中之人,沉沉入睡。他做了一个梦——梦见那只小枣妖剥了他的袍子又洗又刷,捏着他的那处又闻又舔,还张开嘴想吃他,欲增长修为。“你在做什么?”他敛着眉头,问道。他见那只小枣妖粉扑扑的脸颊变得惨白,一双水汪汪的眸子满是惊恐,头上是两个可爱的花苞髻,缩着小脑袋小声回答:“吃……吃你。”——真是只傻枣妖。他想。【炖枣记·全文完结】/2014.10.18作者有话要说:·各位妹纸们,枣子今天就正式完结了,感谢泥萌的一路支持。本章留言的妹纸会赠送红包一枚,这也是枣子一次送红包了,截止日期20号晚24点。ps:谢谢阿牛、扶柳亲下两位妹纸投的霸王票,(づ ̄3 ̄)づ╭?~*********【↓新坑(甜宠文)~欢迎提前包养~】************【电脑版】【手机版】——【希望能在新坑看到每一个妹纸,我爱泥萌~】

崇左治疗癫痫医院哪好
克拉玛依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绍兴好的专治牛皮癣医院
营口牛皮癣哪家专科医院好
大连做妇科全身检查

上一页:顾先生求别撩1

下一页:司令奴家不从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