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综be后的365天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汽车

在这一个月的期间, 短则三天,长则一个星期,言就一直带着咲乐逛了许多算得上是犄角旮旯的地方,也享受到了很多人未曾注意到的、一些很老旧看起来很

在这一个月的期间, 短则三天,长则一个星期,言就一直带着咲乐逛了许多算得上是犄角旮旯的地方,也享受到了很多人未曾注意到的、一些很老旧看起来很普通的店面里面隐藏着的美食。杂#志#虫(等玩够了没钱了的时候,就是呼叫织田作回家的时候了。)对此, 咲乐表示真的非常有趣, 比起那些跟着旅游团走啊、跟着攻略找特色美食美景,反而是跟着言会有非常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而刚刚她对大家提出来的阿言当爸爸自然也就是其中一件了。就如真嗣所说的, 池袋近有着砍人魔事件,警察先生们也加紧了对于街道的巡逻检查。尽量不让一些单独的女学生、小孩子、酒鬼什么的在深更半夜独自处在大街上。同时, 也通知了大家近期出门一定要小心。但在言牵着咲乐出现在池袋的时候, 这个地方还是显得非常热闹, 除去警察的巡逻看起来交接的比较密集之外, 完全看不出紧张的氛围。就好像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已经习惯了这种可能会出现的危机, 也导致言没有及时发现不对劲。——然后他们就被一个红着眼睛的女人攻击了。其实也算得上是无妄之灾, 只不过是因为言刚好目击了一场砍人事件的正在发生时, 下意识蒙上了咲乐的眼睛,但是不知情的咲乐却疑惑地发出了什么“怎么了吗?阿言。”的问题。于是被正在砍人的女人发现了。言啧了一下, 直接把咲乐抱起来想要直接离开这个位置——虽然织田作的身份是前杀手现黑手党,但是作为孩子的咲乐(除去被织田作收养前的那场龙头战争)还是没有经历过什么不太好的事情,知道这一点的言并不想让小姑娘因为他的关系产生什么阴影。但是显然那个被言看到了脸的女人,并不想让言这么轻松的离开。明明身体看起来是毫无训练过的, 手下的刀法却又算到上犀利, 一时间没有察觉到, 言虽然及时躲过,但是他的手臂旁还是被轻轻划了一小道口子。而似乎是注意到言抱着的小姑娘,女人出刀时又很奇怪的没有选择会伤到咲乐的轨迹——虽然本身因为言的身体素质,除去开始的小划伤,本身对方也攻击不到他们就是了。就在咲乐察觉到出事了,正想挪开言捂着她眼睛的手,一个警察拿着手电筒出现在了这个角落里面。“喂!你们在做什么!”听到警察的声音,那个拿着一把太刀攻击着言的女人上扬的嘴角一撇,速度很快的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个被砍伤的男性还有一个手臂上勉强算得上挂彩的言还有咲乐遗留在原地了。“真糟糕,是条子呢。”言轻轻嘀咕了一句,而想起来这是上次幸介说的梗,咲乐没忍住笑了一下。于是接下来,言就被作为目击证人进入了警察局。“所以你当时应该看到那个砍人魔的脸了吧。”一个看起来很严肃的警察先生对着言说道。“看到了。”言点头。似乎是在这么久终于有了线索,警察先生用着一种像是看待稀有动物一样的眼光死死盯着言,可是接下来就被言打回了原型。“是一个……人类吧,恩。”言说道,“眼睛红得像是吸血鬼一样,披散着头发又像是一个女鬼。”“……有没有更加明显的特征?”警察沉默着发出了这样的疑问。“真是抱歉呢,我是个脸盲患者。”言睁着眼睛不打草稿的说出了这样子的谎言。由于言只是一个目击者,并没有犯事,所以警察只能例行询问了一下其他问题就把他放走了。在言离开时还提出了要不要送他们回去的话语。不过当然还是被拒绝了就是了,咲乐很礼貌地对着几个警察道了叔叔再见,谢谢你们的话语。让本来因为言的关系感觉到心累的警察们又轻易地被治愈了一番。而在离开了警察局之后,被言牵着手的咲乐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言,奇怪的问到,“阿言刚刚为什么要撒谎?”“因为我刚刚好像被控制了……”言回答,明明是一种很不着调让别人很难相信的话语,偏偏咲乐就信了,她微微皱起眉头,“这样不是很糟糕吗。”“是啊。”言揉了揉咲乐的脑袋,“不过只有一瞬间而已,好像有个声音不允许我暴露那个女人的事情。然后我就那么做了。”言虽然对着警察撒谎了,但是他并没有对着咲乐说出也许会让她发现的谎言的想法,所以言就将实情说了出来。的确有一种被控制了的感觉,只有一瞬间,因为很快就被他强烈的意志压下了。而在他离开警察局后,那种感觉就完全消失了。盯着自己手臂上那道到现在还没有愈合的很浅的伤口,言立刻就明白了原因——看起来应该是那个砍人魔的关系了。但只有一瞬间也好,言并不喜欢那种感觉,仿佛自己不是自己了,身体不受控制了一样。所以他想要将这些似乎算得上威胁到他的东西排除掉,但是又不放心把咲乐单独留下,只能在池袋待了一个晚上后把暂且不算忙的织田作喊来了。织田作很少离开横滨,而在有了一个喜欢出去浪的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养子之后,便也习惯了时不时离开一趟横滨前往找孩子的路。用织田作的话语来说,这也算得上是找小说的素材。毕竟言总是能找到普通人找不到的地方,而在其中又有很多地方适合杀人抛(划掉)作为一些比较冷门的题材的环境介绍。而且,“偶尔吃一下别的地方风味的咖喱也是不错的。”织田作是这么说的。幸介对此表示,“也就只有织田作你会有这种想法了。”以及真嗣接上,“继续下去咲乐和阿言迟早会被宠坏的。”“不,现在已经宠坏了吧!真嗣你的滤镜什么时候能消失啊!”好像跑题了,把目光重新放回第二天中午过来找言和咲乐的织田作身上吧。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对着织田作说了之后,织田作的反应和咲乐差不多,“感觉是什么控制类的异能力。”“我也这么觉得,所以我记住了那个女人的味道。”言帮着咲乐梳着头发——他们现在在一个很便宜又很偏僻的一个民宿里面(所以说言找这些环境地点的能力非常强悍)。顺手给小公主扎了一个比较简单的麻花辫,言继续说着,“我想让她把那种能力撤销,我不喜欢。”织田作点了点头,“那你就去吧。”咲乐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抬起头看了看言,又看了看织田作,带着微妙的死鱼眼吐槽道,“就没人想吐槽一下阿言那一句记住味道吗……你是狗吗。”“汪。”“……阿言你够啦!!”把咲乐交给了织田作照顾,言自然也就可以放心的跟随着昨天晚上的那个味道来到了一个很普通的房子门口。还没有开门,属于妖怪灵敏的嗅觉就让言闻到了不对劲的味道,是很浓郁的血腥味,再加上什么尸体腐烂了一样的臭味。沉默了两秒,言直接运用着自己的妖力暴力破开了大门,眼前的惨剧让他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客厅的位置有着两具已经开始发臭了的尸体,地面上被血液浸湿又干涸的显着有着黑色的颜色给人的感觉非常不妙。其中一具尸体就是那个昨晚上攻击了言的女性,另外一具则是陌生的男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倒在地上昏迷了一样的大概十来岁的小女孩,她的脸上沾染着红色的血迹,发丝也因为血液干涸的关系黏连在一起。但是细微的呼吸声提醒着言对方还活着的事实。而在言蹲下身正打算唤醒小姑娘询问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的目光注意到了小姑娘身侧好像被什么刀剑插/入在地面的痕迹。把这个疑点记在心里,言摇醒了这个黑发的女孩子。并且在对方醒过来的时候,以身体遮挡着不让她直面到看起来应该是女孩亲人的尸体。然而出乎言的预料,没有歇斯底里,没有恐惧,甚至没有一点活人的气场,小姑娘缩在原地,不管言说了什么话,她都是沉默着没有任何回答。而这时候,邻居家注意到了大门被损坏的痕迹,同样从门口的位置往里面瞅到了里面的惨状,立刻就报警了。于是在昨天晚上才刚从警察局出来的言,这次却被当成了嫌疑犯带到了警察局。不过在法医确定了两名死者死亡的日期于昨天晚上,而昨天晚上这个时间言刚好在警察局里面,算是拥有着硬核的不在场证明。言又一次很轻易的被放了出来。但是还有件事是一定要问的,就是言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在被害人家中。对此,言瞥了一眼那个全程没有反应的小姑娘,回答道,“我来这边是找亲戚的,那孩子的母亲和我有着可以那样这样这样那样的关系。”警察先生:这样那样的关系???言:果然银时说的没错,税金小偷的思想都是肮脏的大人。我说的明明是互砍的关系。“……”而似乎是听到了言诋毁自己母亲的话语,黑发的小姑娘终于抬起了头,无声地看了一眼言的方向。言发现了这一点,走过去蹲下,就像是对着咲乐一样,温柔地轻轻拍了拍黑发女孩的脑袋,“你叫什么名字。”“……”小姑娘沉默的看着言,过去了好一会儿,就在警察先生想要插一脚时,她才用着沙哑的声音,怯怯地回答道,“杏里……园原杏里。”心理学家坂田银时说过,在自我介绍时被摆在前面的名字,就是对方希望如何被称呼。于是言摸着杏里的脑袋,问到,“杏里,你要来我家吗。”就在警察想要说话,小杏里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织田作牵着咲乐出现在了门口敲了两下门。“请问……是发生了什么吗。”“啊,织田作,看这边。”言对着织田作的方向挥了挥手,“我们家要有新的崽了。”

百色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
湖州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庆阳治疗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
新乡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玉溪检查妇科多少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