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惊魂之旅到腾格里沙漠去看湖

2019年06月06日 栏目:汽车

小孩子发高烧小孩子发高烧小孩子发高烧沙漠观湖,不免有点危言耸听之嫌。因为常识告诉我们,沙漠沙丘、戈壁荒漠大都是干旱缺水的产物,有
小孩子发高烧
小孩子发高烧
小孩子发高烧

沙漠观湖,不免有点危言耸听之嫌。因为常识告诉我们,沙漠沙丘、戈壁荒漠大都是干旱缺水的产物,有水的地表就难以成沙,水积为湖更难以立沙丘。但在全球无数的沙漠里,就有这样一片沙漠存在着上百个湖泊,以及无数或相接成链或独立成塔的沙丘,那就是腾格里。

腾格里蒙古语意为天,寓意茫茫流沙如渺无边际的天空。腾格里沙漠是中国四大沙漠之一,它南越长城,东抵贺兰山,西至雅布赖山,面积约4.3万平方公里。沙漠海拔1200——1400米左右。干旱的腾格里沙漠不乏生机,就是因为沙漠中还存在着422个青绿色的草湖,其中积水的湖泊大约251个,这些湖盆多呈长条形,卧在高大的沙丘下面。的沙漠湖泊,面积可达40—50平方公里,小的还不到1平方公里。

荒漠显绿洲,黄沙嵌碧湖。千百万年以来,腾格里沙漠随着季节的变化一直展示着自身鲜为人知的另类美景。

因考察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隐迹弘法之地——头道湖的昭化寺和三道湖的承庆寺需要,结友自驾,深入腾格里沙漠腹地,完成了一次惊心动魄的沙漠观湖之旅。

从宁夏银川到内蒙古阿拉善左旗的头道湖(超格图呼热苏木)昭化寺总里程176公里,且全部为国道或简易公路,所以不到2个半小时就顺利达到。但从头道湖到二道湖、三道湖就全部为沙滩或沙漠,非一般车辆所能够进入,特别是对于孤身驾车的新手,其危险性可想而知。正在我犯难、犹豫之际,巧遇从银川来的越野车队(也是当天进入的车辆),也是去三道湖,我心理庆幸暗喜,并经过沟通请求,对方犹豫再三后还是答应,终成为其车队的一员。

沙漠行驶与公路行车有着很大的不同,有些常识和技术正好相悖。据沙漠高手介绍,行车就是实践经验的积累,只有亲自驾车进沙漠才能体验、理解,而且300公里里程是新手的初级掌握,超过10000公里才能算得上是沙漠行车的行家里手。

目标的指引和探险的好奇,使我莫名地产生义无反顾的信心,并随队前往。沙漠中行车因为沙子的柔软和沙坡的高低起伏,不会向公路和砂石“搓板”路行驶那样或安静平稳、或异常颠簸,而是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或俯冲坠落下沉、或爬坡弹起漂浮,或斜坡旋转侧倾,似有过山车般和大海滑板式的冲浪感觉,所以也叫“沙漠冲浪”。这种从未有过的剧烈体验,往往会触动人们早已习惯的平静心弦,而产生巨大的刺激感。但作为车手和乘客,在心理上却有很大的不同,因为乘客不需要顾及安全风险,只需要一心感受,而车手首先顾及的是安全和风险,其次才是刺激性的感受。所以,在沙漠行驶的整个过程中,好奇、紧张、刺激和焦虑一直伴随着我,当从沙漠顺利驶出时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成就感。

从头道湖(超格图呼热苏木)到二道湖(敦德高勒嘎查),再到三道湖(辉图高勒嘎查),沙漠里程约为40公里,期间有大量因水位降低,高温蒸发而出现的湖底特征——盐碱洼地,碰到的水面或湖面有四处,其中三道湖为。流动型的沙链缠绕着高大的金字塔型沙丘,分布于三道湖的四周,沙棘消失了,只有稀疏的芦苇散布在湖泊之中。放眼望去,三道湖总面积约有7平方公里,湖水深处达四五米。据说每当夏季,在烈日的暴晒下,蒸腾的湖水时常幻化出海市蜃楼的异境。三道湖有了明显的湖岸堤,每有微风吹拂,小小的浪花在岸线破碎,消退的水波总要刮带走细密的沙粒,就像大海的退潮。傍晚时分,白天灼热的气浪随着斜阳西下也很快逃逸了,快速冷却的空气散发出只有雨后田野才有的气息。深秋时节,可以看见大量的鸟类因冬季迁徙而在此停歇、觅食。

从头道湖到三道湖之景象,只是腾格里沙漠纷繁多样的缩影,而沙丘湖泊交相辉映的景象,也是自然界的奇迹。

驰骋沙漠,静观碧湖,放眼沙峦,耳听浪涛,对于城市人而言,这是梦幻般的经历和惊魂般的奇妙之旅。

探险、考察路线卫星图

二道湖就隐藏在沙漠芦苇丛里,湖底掺杂着植物腐殖质的黑色淤泥,使湖面没有了清澈的映像,耐旱抗盐碱的沙生灌丛固定了流沙,一垄一垄的低矮沙丘顶着沙棘在烈日下围湖而居。

沙漠驾车驰骋或探险,是奇妙而充满刺激的梦幻旅程。

气候的旱化叠加人类的过度放牧,使腾格里沙漠进入不可逆转的轨道。近50年来,腾格里沙漠的面积增加46平方公里,相对于我国的其它沙漠,腾格里的变化还不算太明显。

经过两个多小时我们来到了三道湖(辉图高勒嘎查)承庆寺门前。据考证确信,这是诗人、也是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于1746年5月8日圆寂的地方。望着地处于荒漠之中,孤零不大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式建筑寺院,耳边回荡着那首《见与不见》、《只为途中与你相见》的诗歌,心中充满崇拜般的敬仰,同时还有一丝莫名的凄凉。

三道湖的碧绿湖水,碧波荡漾,在沙漠之中就是奇迹,就是梦幻般的美景油画。

像腾格里这样沙丘与湖泊互相拥抱的沙漠在世界上并不多见。

腾格里沙漠是在河湖交集的平坦地表发育的,由于青藏高原的抬升,撕裂了西风带,东亚季风气候的出现,彻底阻断了水汽的输送。干旱不断加深,大湖逐渐萎缩,分裂成一系列的小湖盆,曾经的河流或干涸、或断头,河岸的沙体以及出露的湖底,都在干旱和狂风的推动下,起沙流动,树木逐渐枯死,大片的草原消失了,沙漠在不断扩大,沙丘也在逐年增高。

信仰是人类生存的精神支柱,也是生活的内在动力。面对沙漠中随风起舞的经幡和高高矗立的敖包,相信那就是眼中的“路标”、灵魂的“灯塔”,心中荡起的只有对高原民族庄严般的敬仰。

何新被任命为十二届全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
老船翻新首航沉海 英海岸警卫队赶到现场束手无策
新华网三峡船闸试通航运行情况良好